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价值观洁癖

tommylibra
tommylibra
2020-02-03

我个人对价值观洁癖(这个词是我起的,非公认术语)实践的热衷由来已久。流行的说法,就是鄙视链。

然而过度的价值观洁癖是危险的。(最近才比较深刻地认识到这点。)百度作恶多端,那我用谷歌,谷歌也收集隐私,那我用鸭子鸭子走?可是鸭子鸭子走不好用咋办。完全不用百度系产品是可以做到,但并不容易。百度地图有许多替代品,可是有些偏门的问题,有时候我会无奈的发现只有百度知道有答案。点开还是不点开,点开了是违背良心吗原则吗?如果这可以妥协,那么我所坚持的是真的还在坚持吗?

因为了解了一点点历史我觉得自己讨厌毛泽东,那么这时遇到有人喜爱毛主席我就应该也讨厌他吗。因为有人做了坏事,我就应该认定所有为他辩护的人都是居心不良吗。

因为我讨厌xx、xx、xx等贬义形容词,我就应该认定所有表现出这些特性的人都是不好的人吗。

……

按照这样的归纳法和鄙视链推理,绝对的价值观洁癖最后会导向无意义的虚无境地,若施之实践,那大概会寸步难行吧。

在明了(当然,也许我们一生都在试探)这种危险的边界以后,在合适限度内持有并实践价值观洁癖是很有趣的事情。因为它是鲜活的而不是死的,我甚至以为,这是意义的实现形式。


《易•系辞传上》: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

木心《杰克逊高地》:不知原谅什么/诚绝世事皆可原谅。

tommylibra
有题目的议论

欢迎任何友好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