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午夜聊天及后感

tommylibra
tommylibra
2019-08-142020-02-03

这样的真正的聊天很久没有发生在我身上了,甚至是第一次。在露台上,桌子,高脚椅,夜空,烧烤,啤酒(我不会喝酒,便喝水)。是工作上的同事,同事的前同事兼朋友,我是新来的,他们资历老,经历也比我丰富得多,但年龄差不超4岁,3个人,十分友好。于是聊当前的工作,公司的事,乃至未来的规划,然后又滑至个人的规划,情感问题,评价他人,分析自己,又聊文学和电影,最后回到生活和人生的慨叹上。

因为于我是第一次,也算我真的放松打开自己说许多想说的话(当然仍有许多是保留的),所以十分难得,我也初识(面对面地)了他人的人生路径与可能性。大家都聊很尽兴。

而今次末了我愈发清醒地验证了的一点是,人真的是一种动物。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诚不欺我。他俩一男一女与我,都有不同的尺度和视角。而我也很感激他们当面给了我许多明确的反馈,让我意识到了自己哪些态度是受认可的,什么纠结的点是毫无必要别人根本看不出来的。而期间多次我被提醒 声音小一些,房客们都休息了——这正是我说意识到自己作为人其实仍然是动物的地方,因为在我自己感知,我一直在用同一个音量说话,并没有特别用力,怎么平日当着他人面时常被我妈说我声音小的音量到了这时候就反而大到扰民了呢?

大抵是我的自我感知是随情绪变化而不自知的,自以为客观准确一样大的声音其实拿分贝仪分别不同情境下去测也许差老远了。而我妈和朋友各各不同,与我的关系又不同,对我的感知尺度自然也不同,哪怕是音量这样看似客观的属性,人耳却绝不是靠谱的仪器——总是要受情境影响、与个体差异相关的。这逻辑也许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同一段历史故事不同人记录讲述总是会有不同的版本。

失眠时丁点声音不堪其扰,蹦迪时全身震动不觉其大,那么「客观」的音量数值到底意味着什么呢?

tommylibra
记事

欢迎任何友好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