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20200401–20200418

tommylibra
tommylibra
2020-04-18

0401

凌晨

好,四月了。

相比前几月高密度浏览和参与社交网络,有种和网络渐渐脱钩的感觉。并不是玩手机电脑的时间短了,而是有种疏远了的感觉。毕竟我关注的人终究少,关注我的人更少。

以及,厌倦,和觉得 nonsense。

这也意味着,「意义感」的水平下降,新秩序又不定,有重新惶惑(不知道要表达什么和如何写)的感觉。落叶无声,投石乏响。共同体尽虚幻也。当然我可以反思是自己不够真诚和明确。

本地写作

看到有一位友人的博客日记是周刊的形式,估计是每天都写,然后统一一周更新一次。而 L 则是一个月发布一次了。

我写自述性质的文字大约也有半年了。起初是直接发布在豆瓣,后来渐渐转移到博客,有时两边都发,有时贴一下链接,后来链接也不贴了,只在个人简介里有。这应当事实上导致写作从面向读者渐渐转为更多面向自己。

不过很有一段时间是实时更新在 wordpress,想到一段就添一段,还是会有一种表演的感觉。

近来觉得麻烦,求曝光欲也弱了,加上为了做好备份存档,就业转移到电脑本地markdown软件里写。写个一阵子再一起复制到博客发布。

于是还是会有微妙的变化,似乎是会放低一点对文字的要求。渐渐好像在写什么的取舍上也变得困难起来。

——非面向读者的写作竟让我的表达欲大减。我果然不会写只给自己看的日记。延迟表达令人放弃表达。

不过因为忙起来的缘故,想到什么立刻写本身便是操作性很差的。

0402

凌晨

终于刷完了 Sex Education 2。People all lie, consciously or unconsciously. 哪里有正确的选择这回事呢,都是阴差阳错的戏码。哪里有误解消除就冰释前嫌这回事呢,hurt is permanent. 只是无比羡慕主角们才16岁,就可以把爱和性都体验一遭,有成长和改错和历练的机会。

按照我以往的审美,这部剧没有几个角色的【性格+外貌】组合我喜欢的。要说的话,比较喜欢的就是 Lily 和 Jean Milburn 了。

here is the sad story: i’ve been around 25, i like girls and vagina, but i don’t have touched girls yet.

2

不能够自律的确令我气馁和自我怀疑。

再论传统文化

tg channel 「澡堂随笔」:

对于传统文化,我从不了解,到热爱,再到深深地厌恶,这个转变仔细想来也是倍感唏嘘。刚进史学系,第一门课就是古籍赏析,教授带着讲古籍、学繁体字、学古历法。虽说是工具型的课程,但对我这种只会说中文也没读过原版史料的“少民”创造了巨大的吸引力。那时候没事儿就跟同学临摹拓片,宿舍的姐妹都约定写繁体字做作业和笔记,“真是博大精深”常常是夜谈会的结束语。

视角从引经据典的华丽修辞,上升到中国历史的纵轴,再平铺到世界历史叙事的横轴,这样愉快的崇拜感就逐渐被抹平了。起初只是困惑,历代史著绕着帝王将相团团转的掌声,再到朝代更迭没完没了的相似性,再到官史与民间史在字里行间挖空心思去淹没的个人和“异类”,仿佛这历练几千年的文化,靠一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呼号就算点到为止了。

历史总要以当时的情景去反思,所以我不厌恶落后、不厌恶贫穷,让我深感厌恶的只有自始至终的虚伪。鼓吹者道德上的清高风骨、礼让恭谦,却从不打算制度化的保护这些言之凿凿的“美德”。一边把司马迁、屈原这样的文人骨气夸几个世纪,一边仍然打压着“让人说话”的一切提议。冤屈的奋斗和饥民的肚子总是吸引不了著史者的笔头,也是,这些哪儿有官吏恶斗兵戎相见吸引读者呢。弥尔顿出版《论出版自由》的那一年,千年文明头上照了四个皇帝,他们拿着《资治通鉴》里的格斗养分和四书五经的道德盔甲继续为权力招魂。这种分裂和虚伪,循环加固着传统文化的枷锁结构,延伸到现在,还有人喊着国运如何。八辈之前的见义勇为,和现在的见义勇为,表彰形式不过从诗句换成了网络留言。被赞美的从来得不到实质保护,被道德圣光哄骗的殉道者们,不过是多了一堆后世烧纸人和更多的英勇赴死、被奉献,良心尚存的看客无奈翻翻奇门遁甲盼个“天道好轮回”、“老天开眼”,其他人扯着嗓子骂你句不懂厚黑、不愿凑合的傻逼,最后竟能算成忠言逆耳的老人言。千年的纸灰,夸得真叫一个好听,我是捂着鼻子再夸不出半句了。

我的回应

我自认现在为止也还是「不了解」的状态,也就不明白为什么要厌恶。这段话说的「传统文化」似乎着重指古代那种恶劣虚伪的文人风气——这些在我当然也认为要摒弃,甚至算不上文化。但是,如何看待好的部分呢?也要一并厌恶吗

「好的部分」就指司马迁 屈原 诸子学说 美丽的诗篇 优秀的小说 这些,是否要因为它们被平庸者、道德家们过度吹捧或曲解,也不去了解?

频道主似乎是从学术角度说的。我更着重的(目前也只能是)个人/普通中国人要给传统文化多大的注意力?以传统文化作为审美的重要内容,以文化传统作为审美的基础方法论,从传统中取材作为精神资源乃至安身立命的依据,——这些是否是可行的?

当然,就实际情形而言,不论电视节目 博物馆展览 图书市场,都是传统文化热度虚高而对世界其他文化引介太少了

但是,热度虚高和误读显然也很明显,以至于实际上仍旧是非常受冷落的。早些年有央视百家讲坛炒起来国学热,但可见一方面还是非常浅显的普及介绍,另一方面对年轻人的影响已经很淡了,「迂腐落后」的刻板印象似乎已然深入(年轻一代)人心。一个观察就是,不少年轻人会有所了解和提及许多西方思想家文学家及他们的理论,从古希腊到文艺复兴到当代的理论都有人说,柏拉图 康德尼采 萨特 维特根斯坦 福柯 齐泽克……甚至达到了学术讨论的水准,但似乎就极少人会在公开场合郑重其事引述和讨论孔子 庄子,更不要说宋明以后的大儒的思想了。是因为后者真的没有价值吗

今天听了 新一期《八分》 梁文道在后半集提及了中国「读书人的道统」和中国人的(圣人)品德,「中国文化的脊梁」诸葛亮 范仲淹 文天祥 方孝孺 黄宗羲 王夫之 顾炎武……于是这时候你看到,当代国人的精神世界和潮流其实离这些中国文化的精髓是非常远的,对我们而言他们是非常陌生的,好些个名字只在语文教材和历史教材里出现过,就再也不出现在普通人的精神生活里了。

倒是「小粉红」以及「古风爱好者」的爱国群体,据我观察似乎会(表面上)了解得多一点;但水平很浅,并不能在当代语境下阐发要义。一个例子是看到B站的易中天讲先秦诸子的视频,弹幕和评论很多就是表达很浅的的一种「儒」「道」「墨」怎么厉害,像是标签化了的沾光心态,颇有外宾之感——就像海外留学生自言「喜爱中华文化」一样。

(听了道长介绍然后听《文王操》,(pretend to feel)很震撼,果然还是要把中国古典音乐(古琴曲)和新时代玩票性质的「古风音乐」在音乐史上的重要性摆灵清。有点类似于高雅艺术和通俗文艺的区别。

4月3日,频道主/群主的回应

前几天分享的王汎森的那本书 讲到一个概念是说思想在传播的过程中无可避免要遭遇“降一格”的问题 也就是一个深奥精髓的概念 传播的过程会层层被降格 最后甚至变成标签

传统文化里当然是有好东西的 但是就我们粗浅的观察来说 好的东西在结构上最终没有被广泛的提及和传播 需要专业人士不断的挖掘也不足以达到平衡糟粕的力量 我的角度是 我们是不是得跳出这个“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叙事反思一下 那些好的为什么越来越发不出声音了 如果只是把责任转嫁给读者或者被降一格的听众 其实思路上也许又走回去了

0403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这个诗还有末两句,合起来成为一个中国学生都知道的劝惜时的说教。

然而假如只看前两句,「何其多」解作「多么多」,是否也会惊讶于「明日」的无限重复而不竭呢?起码中年以前的人是不会感到死亡的迫近的,因而对于所谓惜时终究是一种空泛的理解,除了在获取利益的竞争上因时效不高落后于人而自责,很少人会停下来反思生命的活法本身呢。假如明日和以往是必然同质的,那么等于这时间如同没有经历。这样看,明日的永恒不竭实乃人类迷失的根源。

疫情其实打破了人们对「明日」的稳定期许。其代价过于巨大当然不好。但我个人似乎真的会有点憧憬一个又一个的「例外状态」,在不发生人道危机的前提下。

0406

日记并不使我在任何维度上有持续进步。反而,仍然会是一种消耗和负担。所以又有几日没写了。

一旦自我怀疑启动,我便御使不了任何句子。唯一的作用是这表明我还算个活着的人。

在审视自己的社会角色及个人形象的过程中,翻来覆去的形容词和身份标签的重复使用令我感到厌倦乃至恶心。这也同样表现在 judge 他人的时候。

因为,我往往只 judge 而并不直白向着 可能收到明确反馈的地方、对象 发表,因此总是无限重复没有结果报告的思维试验。而这一过程搅浑思维本身。

所以「自闭」或许是很恰当的形容。但我却又介意于完全接受它。

2

和父母交流让我重新认识他们的思维结构。他们是「不讲理」的。至少,在和他们既有愿望发生冲突时,他们不会理解我所以为的许多不言自明的现代价值,最简单的就是:诚信,自由,独立。

所以我无比绝望,在理喻他们,争取其心理支持这个方向上还是做好长久放弃的准备好了。

价值观的冲突又并非那么简单的对错,因为更多的是两种传统之争。我据理力争,作对抗姿态,并不使我更优秀更占理(here: 微妙的真理),反而是直观妨碍我发展的。VZ 推荐我 Toxic Parents,我觉得没有什么动力去看,就是因为预感即使论证了自己无辜而父母祸害,又能如何呢?——当然,从一种客观抽离的视角看,这又是中国家庭教育循环悲哀的铁证了。

周六清明的时候,家里又竟然在堂前摆桌子点蜡烛烧黄纸祭拜祖先了。我心里一万个蔑视,被要求之时却也只好装模作样的拜一下。——他们世界观里,还是很信神鬼,风水,之类的迷信的吧。

我并非唯物地不信,万物有灵的观念很小就很吸引我。我只是觉得这样的流程太伪了。鬼神祖宗之类,倘真的有,是平时惧怕讨厌避之不得,到某一天就表面恭敬宴请烧香一番,就会「保佑」的么。问他们祖宗名姓,他们也完全说不出,至于去世的爷爷奶奶,在世之时可没有给多少好脸色呢;也全然不见得他们有多少业力能保佑后代。

3

「例外状态」。

①我本人就是例外状态。说起来,在没有 gap year 传统的国度,我倒事实上有长达一年的 gap year 了,但就是没有毕业。

②不搞学术甚至没有看过书的人可以讨论学术词语概念吗?

我觉得是可以的,我不能因为有哲学家发明了这个词组的新概念就让渡使用这个词语的权利;更重要的是,有显然更加不懂的人在闭着眼发表高论(该广播右边各条下面的评论区里),沉默不会使我守住任何荣誉。

0410

before dawn

1

觉得不对劲的时候,怎么办呢。一种是反思自己以谋求改变。一种是调整价值评价标准以适应自身的状况,不至于自己把自己贬得一无是处而活不下去。

也许实际情况是两者皆有的。但调低标准来维持心理平衡总之是令人无奈啊。

QAQ 又丧到了极点,仿佛散发出陈腐人的气息。

2

和人发生连接居然也不能缓解了。

甚至,友善与理解加重了我的不能面对自己,继而感到与人发生连接是有罪的。

只反复惦记一件事,那就是:自己非常的差劲。(或许不是品质上的,也不全是能力上的,而是在对生活的态度和自己的展望上。) 真是到了「丧失了活着的资格」的境地了。

3

下落,下落,

不复还。

虽然什么也没有发生,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正是最糟的结局。

4

所焦虑的是什么事体?

是学业

是工作

是经济独立性,亦即人格独立

竟是如此的窘迫和绝望。倒是不曾想过。

5

吃了村口卖烧饼的人的烧饼,我评论:不好吃。

可她终究也是在创业营生了。

我只是在蜷缩着虚耗生命。

6

就是,一般人可能是列一个计划表,然后执行个三分之一,甚或只完成一个

我呢,连计划表都没有信心列了。

7

在有意规避成功学 奋斗逼话语体系的漫长过程中,我把努力本身的重要性,甚或生命应有的活力也取消殆尽了。

还不如奋斗逼呢。

(8)

我想到一种自我解释

我的悲哀几乎全部来源于对自己身上所有事情的程序正义的苛刻要求

于是寸步难行。

我如果年轻的时候读过孟子和金庸,会不会不一样?

(——我现在都没还读

评论、交流和发表是不一样的。为了获得意义感,应该多用发表的形式而不是在社交平台上零碎地评论。(为了获得意义感,应该多通信而少 chat?)

一旦要发表似乎又正式起来了,于是感到困难和阻力,力不从心。

妈蛋。

其实何妨把标准降低一点呢

并没有规定发表的形式至少网络空间的发表,有水准线。

night

一种传统的中式的鄙陋的人生观是,计划为主导。

从人生选择到政治,要如何如何,要这样那样,先定下空泛的目标再全力实现,全都深深渗透在意识形态中。

计划式的思维,其决策必然出自主观臆想,而轻视实际问题和现实条件。第X个五年计划,二十四字价值观,打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第五代移动通信技术……都是妄图用计划控制现实的产物。

与之对立的人生观是问题为导向的。真正的效率和实事求是的态度必然要遵循发现问题,重视问题,解决问题的路径。

当然计划主导和问题主导并非泾渭分明,问题为导向并非不规划,本质区别只是有效决策信息的反馈链路的长度,前者在有些问题上可能会是后者十几倍乃至无穷大。

经济领域,开放市场废黜供销社,成果显著。但政治上不废除计划和妄想,则这个民族没有未来。

0412

效率低下 – > 心情不好 – > 效率低下

心情好 – > 不务正业 – > 心情不好

:永远效率低下。

要准备正业——工作的事情了。已经决定退学。

然而还没有准备简历。

(2)

荒废了一天。本想出门。但是没有。

明天出门约见人!

0414

虚弱。

还是会有点儿思路混乱,不是觉得没有把想说的东西想通,就是觉得并无很强的意愿和体力写下来。

(2)

但是,即使我最自我怀疑的时候,我也应只允许我爱的人或真实意义上爱我的人来怀疑我,而和那些无关的与空洞的声音保持距离。

0416

(1)|粉紅反思

「粉红」和反对粉红的人之间的政治对立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内圆外方》是导火索。大概地看,B站,网易云音乐,知乎是他们的地盘,豆瓣是我们的阵地。尤其在年轻人群体中,这种两极分裂、互相看不惯达到了极点。

我的立场当然很明确。但是仍然可以想,那些拥护的人为什么拥护?账号背后的生活中是怎样的人?

包括歌的作者,她是怎样的人?

能看到有效信息不多。但细看的话也没有其他十恶不赦的内容。actually,我以为他们都是思想未定型的人。

(看了几个豆瓣打5星的账号,看的东西也是全世界的流行文艺;Bo Peep 的另几支歌也没有任何问题,甚至是批判了一些应该批判的东西)

他们的言论和上头的中宣部 外交部 CCTV有本质不同。虽如此,他们会这样想,必然受了官方意识形态的极大影响。

因此罪魁祸首还是要属灌输有毒思想的教育文宣系统,以及扼杀独立精神和言论自由的体制。

(2)|中文反思

啊,感覺我的遣詞用句 表達風格到了瓶頸,固化了,不會再有提升變化了。缺少輸入和有意識的訓練是一方面,語言模式固化本身也是一種自然傾向。沒有什麼辦法,我避不開宏大抽象的詞語,想不出更靈巧或曲折的表述方式。我的腦袋大體是一個會被情感干擾的分析機器,而不是一個會圓融抒情的主體。有人說共產中文是應當避之不及的,有人說「精神面貌」這種詞是支地思維。fine,那麼該怎麼說話?

——我是想說,很多用詞用法細究起來都有問題,但活在詞此種語言環境裡的人所受影響是潛移默化的,很「難潔身自好」的。

簡中的敗壞是一種整體性敗壞。詞語本身被用濫,詞和詞的關聯也被用濫,新開發出的詞和關聯——只要流行——其意涵也以極快的速度被消耗。場域裡的其他聲音不是正常說話的時候,你堅持正常說話是沒有力量的;你若也不正常說,那麼水只會越攪越渾;你若闢蹊徑(🐘語?),倒是一個辦法,但就會引起誤解和傳播不遠。

*簡中,說的是一種語言場域,不特以實際字體為繁或簡論。

我以為,還是各種風格要通吃,見怪不怪,才不至於被淹沒。以及,在某些場合有意地維護/開發純正性也是需要的。

(3)

明天下午第一次心理諮詢。通過QQ視頻的樣子。

簡歷還沒有準備。丸(

是有網癮的。

0417

WordPress 博客因为升级 jetpack 插件被我搞坏了,着急去重启了 vps 然后直接整个站坏掉了。好在有备份,于是只有整个重装。重装(包括弄 ssl 证书)花了比我想象得多得多的时间。最后还是用的 vultr 自带的一键 WP on Ubuntu。以及内置的 certbot 方案=.=

tommylibra
日记

欢迎任何友好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