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20200419–20200427

tommylibra
tommylibra
2020-04-27

0419

被拉着去看了牙齿。要做根管治疗。

意识到牙疼或许是持续存在的,即便在不那么明显的时刻;牙疼,痛觉神经连到到脑袋里,整个头也隐隐痛着。

持续的疼令脑袋或许出于一种持续受刺激的状态。

为什么不能适时地感到睡眠的必要并安好地入睡呢?

睡不好的另一面即是 醒也不是一种健全的醒。

身体许多机能长期处于一种肿胀或萎缩的状态。

食色性也。食欲和性欲都极其寡淡了——没有什么「人气」了。偶有报复性地纵欲,并不享受,那只是暴君式的精神向身体下命令。

这样一种持续的面目可憎,大概是人间少有的。而且外人不知道,父母知道,我又不愿父母说;自己知道,自己无法粉饰合理化,又受不了持续的负面自我反馈。别人给的正面反馈则是不解渴的。

理性充斥了我。理性又溜走,退化为教条。所有丰满自在的东西都远去了。

我是理性的工具人。是见弃残缺的 robot。

熬夜,「熬」给人一种煎某种食材的感觉;又令我联系起「油尽灯枯」的比喻,如生命是一只蜡烛,熬夜则是在夜晚燃烧,越烧越短,心神耗尽了就没了。——我妈就是这么说的 。

恍惚间觉得很对。可是我到底为什么不顾一切向黑夜索取无妄的自由而燃尽自己呢?

我的灯不能给任何人带来温暖。

我的精神软弱似无物,又警觉地向哪怕任何怀着好意靠近的存在划下界限。

在卫生院的走廊里,等待看牙的时候,透过不锈钢防盗架看窗外,恍惚想,我的精神是怎样自己裹了一层又一层,无人能靠近。又是怎样无所逃遁和栖居,来回地游荡于一种种随机感到的似曾相识的场域里。然后是自作自地无限尴尬。

0420

和咨询师做了第二次视频聊天。

我似乎并不能随时地对着一个人敞开说话,或者即便我理智想敞开,还是会有许多「说不好」的时刻。说不好一方面是我对自己评估模糊,辞不达意,另一方面还是我缺少对倾听者彻底的信任。

这意味着我还是要把自己的所作所为及感受客观化描述,而不是一种怎样想就怎样说。

怎样想就怎样说?我怀念偶有的那些时刻,但我似乎不允许自己再那么做。

咨询师说或许我还是要找精神科医生。

(2)

我只是觉得,我的自我处在一种无比荒芜的境地,像一个园子长满了杂草。

我为我的杂草羞愧。却没有意愿去刈除。

自己也甚至没有立足的余地。

(3)

600元50分钟视频聊天,是,好贵。。。我会中途放弃吗?

QQ视频画质效果差,偶有杂音。

(4)

从修行的角度看,现在是少年时期的极大倒退吧。

没有办法克制欲望也没有办法享受欲望。

(5)

我真的太在乎每一件事的意涵了。结果就是无时不刻的进退两难。

(6)

对我来说,只要和异性有信息往来就算调情。晚上调了3个 0.0

0421

终于还是逼着自己点开微信上学校群里发的招聘会页面,弄了一下简历,投了几个岗位。

我是对于工作完全没有概念。(看上去)光鲜的职位还是很多的,但我大多看名字就觉得胜任不了;点进去看要求也的确不够。销售,运营,策划,产品,这些,我一点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还有一个悖论是,企业所要求的各种「相关领域工作经验」和我所受的教育是脱节的。没有学位,我的确不晓得有任何优势和能力上的证明。

再者,对于一个个公司名字背后,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公司,自然也是毫无了解的。倒是前年,大前年有过好多次屁颠屁颠地去听大公司的宣讲会、参加几次面试(被刷)。然而抢手的大公司是少数,名不见经传的公司是多数。然而对于没听说过的公司,我既有疑虑,却也没有任何的人家能看得上我的信心。

又,现代化的教育和职业分工真的大大地缩窄了人生的可能路径。有大量的职业我很早就注定做不了的。

(2)

工作是为了糊口吗?为了糊口的话,我或许也不用这么纠结了,应该饥不择食。可是如果不光是为了糊口,我还想要达成什么呢?高质量地有意义感有价值感地糊口?

鉴于我多年来没有专精的兴趣爱好、技艺;倘若我有财务自由和闲暇,我会想要做什么迫切的事情?假设是画画,那么它不是现在就可以开始的事情吗;如果现在并不想学,那将来也不会的。

(3)

我竟妄想一种柔软缱绻和一种坚决利落,妄想这样两种特质同时存在于自己身上。

0423

1

从浙江图书馆回家,全程由我驾驶。这是我拿到驾照两年以来,父亲买车一年以来,第一次比较长距离的独自上开车,各种路况都有了。还是很有一些不老练的。但总之,开车似乎是可以无心理障碍上手的事情了。

2

给我复诊多次的精神科专家这次说,你这毛病就是懒。我说是的。然后他说道责任和独立上去,「你想不想养你父母的?」我小声:我自己都养不了自己。……自然是不大愉快的,我活着的资格好像又被否定了;好在我也脸皮厚了不很在意了;可是不很在意也就意味着我改变的动力同样低。母亲倒是很松一口气,因为医生没有说吃药的必要性和情况的危急性。

3

这个时代,觉得自己心理不健康的人太多了。大多数人无力负担精神卫生的诊疗费用。还有很多人并不知道如何求助。再者,救助一方的力量本身相对困境的人口是非常微薄的。再者,为什么这个时代有如此多的人「不正常」,或要耗费巨大心力才能维持「正常」呢?这本身就是怪异的。

4

父亲看抖音上的美女视频,完全沉溺。为我所极度不齿。

在我看来是精神鸦片无疑的。这要比传言某美术学院门口有女学生用把笔插入下体作画在我看来更加影响恶劣。

不过问题是,B站斗鱼清新一点的美少女直播又比好多少呢(

……

0425

即日起日记只是碎碎念的一种,我并不想以这样的形式记录所有重要的事/体会。

最重的体会往往并不记录,也无从下笔。

(2)

推上的朱利安大王,虽然知道伊真实性别(我特意问过),但每次若不是特意想,看到头像和发言,还是会脑补成错的性别(蛮神奇了

(3)

哪哪都有好女孩,我能做的就是点点赞。若有若无地关注,或者再写一句好听得体的评论。

没有什么不好。

唯一的问题,我把复杂的人性规整简化了。但要是不依靠礼节,我也压根没能力和美好的陌生人产生任何交流。

——与此同时,我还是克制一下关注新的可爱的异性账号的频率吧(?)「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4)

然而,我们真的能够区分开言论本身的价值和发言者的个人魅力吗?

(5)

infogap 小组今日停刊暨告别会。我收获了什么?

  • zoom 会议软件的使用
  • Markdown 软件的使用及编辑经验(重要
  • 两次公开发言的经历(没错,能够面对多人用嘴巴说话对我来说是一种成就
  • 两到三个人脉(?
(6)

噢,回想起来,今天也被夸可爱了!虽然我总不清楚别人说这话到底是多重的分量,但终究说明,这样子的人格在我所在意的人群里算是受欢迎的。

说起来,我的确有一些表现可以被认为可爱,但是比较独特——也就是有些人并不会觉得这样是可爱的。

0427

立场观点(看起来或吓人或对立或一致,实则)总是轻飘飘的。技术/技能实在更能区分人。翻墙和不翻墙就是两类人;用全拼和五笔和双拼和手写输入的又是不同类的人。会化妆打扮的和不会化妆打扮的人也截然不同。有时因为这样的事实鸿沟在,人和人就是无法理解的。就像抖音短视频上老师教一元一次方程,没学过方程而用上移动互联网的人当然大有人在,不懂就问是很自然的;一味去嘲讽惊讶的话,是很外宾的态度。 说了这么多,是觉得消除这些实质性隔膜才能增进人们的理解共识;但反过来,也可以利用任何技术壁垒来构建共同体的防御。

——所以我打算学一下吴语拼音 http://wu-chinese.com/romanization/index.html 粤语当然也很好,但我毕竟不是那么南方的人,还是吴语亲切得多。

(2)

我当然是很鸡贼的,不随便说话,不公开说没有太多把握的话,仿佛严谨高冷。总要试探准了没人会劈头盖脸反驳才说。这实在是我怕出错和胆小的缘故。

不过也有好,那就是我没觉得我制造过多信息垃圾。

老子说「不敢为天下先」。这话已经被我潜移默化当作律令了……我的所有言行想法,全部是对别人已经说过、做过的模仿。即便如此,有时候还显得突兀失群,实在是因为我没有现成的声音能效仿了,只能效仿别处的人、从前的人的语气。期得借他们热烈的魂灵使自己的言行多一点底气。

(3)

2049论坛之前没怎没多看,今天因为端点星的事去浏览一番,觉得是十分感人的地方。

要说我的政治立场,总也摇摆不定,墙内的声音自是芜杂,豆瓣终究是民小聚集地(「民小」在我已然是很好的tag了,不觉得贬义),墙外的声音也没有堪附声太猛的(我可当不了自爆死士)。「你不能吃XX的饭,砸XX的锅」虽被用来和稀泥,却也是十分朴素的自然规律。然则阿姨那一套精甚入木的世界观,一般人看明白了也没条件拿来用的。我当然是一般人,前死大学生。

于是我一直不过是个骑墙派,两面派罢了。某葱,某乳齿象,某matters,都不过是说话的平台,并未有较一致的意见和目的。今日见2049上的诸帖,竟有终于有一个(政治相关的)地方的语境其政治光谱分布和我自身意愿最吻合的感动。原因分析一下,倒不全是其总体立场我顺眼,而是感受到有一种难得的平实清醒且共同商量讨论的气氛。不过目前看来人气并不高,十分小众。

想法太跳跃了我。

晚上开始下雨了。

雨停了。 — 20:50

信息过载一时爽。啊啊啊可是。

tommylibra
日记

欢迎任何友好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