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20200525–20200601

tommylibra
tommylibra
2020-06-02

0525

一方面,我有潔癖和強迫症,會對最微小的不適意芥蒂;另一方面,我又是習慣於妥協、折衷、綏靖的:blog主題並不算滿意,但沒有再換,首行字排版還有問題,也放棄調整了。css知識孱弱0.0


刷到一句話,似乎是某史學家說的,大意:同樣的話由不同年齡的人說出來,意義是不同的。

深以為然。繼而我又想說,同樣的文字,由不同狀態的我/自己說出來,也是意味不同的。


夏天到了,空氣中熱浪翻湧。


斑馬牌秀麗筆,昨晚用了忘記蓋上筆帽,放在窗前桌上一晚——窗戶開著大約風吹了一晚,白天再試用發現幾乎沒墨水了🙃 我還沒怎麼寫過呢!

後記:蓋上蓋子後又回血


乳齒象發言:

我只有走路姿勢是原創的,只有騎自行車是精通的,其他所有技能都是模仿的水平,包括語言表達。這也是為什麼我老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會,實在不是謙虛。 模仿有時候也能很像那回事,但是甚至比不過低劣的原創有生力。

音樂上沒有天賦是認了,但畫畫 平面設計 書法 都有點兒主觀的興趣,但仍非常難從容地掌握主動性和持續地精進,停留在口頭愛好的階段。

沒有(高雅)愛好的問題並不是無法高雅或裝屄,而是,無法涵養性情,時常氣短胸悶,思考亦流於淺俗。

語言表達,如今並不見得刻意模仿哪一家,但我知道依然在一種實用的層次上,多方借鑑,毫無自己的風格;更不能夠虛構一個哪怕微型故事,或驅遣語詞以成詩。

我的確學任何一樣東西都要經歷比別人長的模仿期,以至於總是放棄,反覆地三分鐘熱度。(——辣雞天秤座!


人為自己立法。如何評價自己首先是自己的事情,而後在適當的限度下與世界協商。過度讓外部聲音充斥自己,總是要迷失的。——沈迷社交網絡感言。


形而上的困惑不曾一日離我而去。

0526

凌晨

夫子識人,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很好用——可是一疏忽就會看走眼。


夜小雨,一頭淅瀝,一頭滴答。/想遙遙南國,有鏗鏘火花。


0527|閱讀側記

(單獨發布)

0528

前兩天把blog換了主題,並用額外CSS自定義了佈局顏色字號字體之類。於是CSS我也會上手了!(

0530

凌晨

簡直覺得不允諾的愛情是最好的。為而不有。泛愛眾。


晚上

「話不投機半句多。」可我還是給陌生人好多耐心。有時候有反饋,有時候反饋並不好。


所有活物的反應都能對我對我構成衝擊。視乎距離遠近、對方的層次而已。

盡管我相當自閉,我仍然是 available for others 的人格,而不是把握主動性的人格。

不是很 pleaser 了,但偶爾為 不是pleaser 而困擾。


我寫下同樣的話。有人注視或反饋,我就覺得意義感強;無人反饋,我就意義感弱。這是什麼毛病。

我的自我,總是要每一步都求承認而後能發展,為什麼不能自我承認先呢,自己建築自己的城堡呢。現在這樣是斷然創作不了任何東西的。我和會創作的人有本質區別。我是模仿家。


南懷瑾《孟子旁通》快翻完了。這書現在讀,我總要在腦子裡做一下審查,怕浸染什麼不好的傳統文化習氣(;不過還行吧。風格過於大眾了,勸說氣稍濃,但我無以判斷說得不好。講了許多我不知道的歷史典故。

其中就講到中國讀書人的尋出路的傳統,總是要賣、推銷自己,向君王、諸侯、老闆、有錢人。孔子尚且「沽之哉!沽之哉!」

現在也還是如此?

我討厭這樣。

6.1補:《孟子》在今天還是有意義的。


不要思考愛情。愛情不可以思。

0531

不學無術真是不好,想論說卻找不到合適的語言。但文科學術體系也太龐雜了和專門了。專門,意味著不專門訓練不容易看懂和繼承。

我或許該感受非體系化的知識。


為什麼我不會寫詩呢?

為什麼我不會寫詩呢?

為什麼我不會寫詩啊?

再看看和學學吧。

也許我不愛。

我愛的是什麼?

像樹一樣兀立

又幻想是鳥

停駐即下墜 被獵殺

只有一條線

每天都顧此失彼。


「人就是自我指涉的一個怪圈。」


參加了維生素E播客的live分享,講 錢-貨幣 的來龍去脈,非常有收獲。忽然覺得經濟/貨幣在社會、政治和歷史中扮演了比我此前想像得重要得多的角色。

「貨幣:理念世界和現實世界的『橋』。」

「貨幣:自願共識與權力共識之間的張力。」

「現代主權貨幣體系的癥結:小政府的不可能。」


「相信真理的普遍性」。

那就是,理論上來說,智識/精神的階級壁壘是容易打破的。


0601

六月了。

吵鬧。安靜。與世隔絕。與世以網路相連。

不真實的附近和真實的遠方。

溝通是可有可無的。斟酌適量

攝取信息的怪獸,上癮,敗壞胃口

有限的體力勞動

智力活動沒有guidance

唯有確認過的東西就是確認過了,不必懷疑

tommylibra
日记

欢迎任何友好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