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0527|閱讀側記

tommylibra
tommylibra

在浙江圖書館的「信閱」平台昨晚下單陳嘉映《走出唯一真理觀》,支付2元,今天上午就送到了。才看了第一部分第一篇,與書名同。是「2016年12月14日為“總學館”所作學術自述」。

要找到一個自己感興趣、喜歡且信服的當代作家、思想家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陳嘉映是少有的我十分欣賞還能讀得懂願意讀的一位。起初是從一天世界博客知道《何謂良好生活》一書,找來看了,對明晰矯正我的三觀框架十分有益。後來(17年底)借了《說理》,大概翻了大半沒讀完,那時候發病,把一批書弄丟了,還弄丟了一個很好看書衣,那書也丟了。直到今年本月辦離校手續才記起來,賠了書價給校圖書館。

再就是,聽過陳老師的兩次講座錄音,“決定論與自由意志”“談道德運氣”;看了許知遠對他的訪談。

這樣已經足夠勾勒出一個鮮活的哲學家輪廓了。對我而言,看一本書,了解作者與不了解作者是感覺很不同的,了解作者是怎樣的人及其生平往往有助於我更好地理解其著述。

「走出唯一真理觀」這一篇是陳老師的學術生涯回顧。可以看到前輩學人的求學之路和現今的一般年輕人非常不同,並且和那個年代的政治歷史和社會氣氛交織在一起。作者自謙沒有受過良好學術訓練,可是如今的人要像他青年時候那樣如饑似渴地讀書,只做為己之學似乎也更奢侈了。

十餘年坐冷板凳,翻譯、研究海德格爾和維特根斯坦,其思考的深度應不是常人可以輕易企及的;他的書好多仍是用那麼通俗的語言關注人的基本問題,好難得。

我常想我這樣閱讀力孱弱的讀者到底要怎樣讀書,是不是不能通讀那麼多名著就無權建構個人的知識與信念體系了,或者不足為人道,無資格與人辯。不過,現在的趨勢,是平民主義與相對主義興起的樣子,人人有權利學習、閱讀、寫作、創作,表達自己的觀點;中下階層的人也有他們的價值、意義。說是這麼說,可是現狀真的變好了嗎?總能看到太多過份無腦的東西,太多逐利至上不假思索的東西。還有很多似是而非的不知所云的——或者即便有道理但對我的層次來說並不合適的東西出現在我面前。

對我這樣的業餘文藝青年,閱讀中問題的篩選和價值的取捨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混亂龐雜。比如說,昨天看到有人轉發這樣一篇《纳粹德国的思想根源——取黑格尔而弃康德》,還是豆瓣上的某有影响力學者評論「非常好的文章」。可是通讀下來,是在說非常籠統的突然闖入的抽象概念,唯其幾個人名是實的,好像是借波普的話批判一番黑格爾與海德格爾,向「中国思想界」喊話,欲矯正某種風氣走向。我不能說文章表達的擔憂沒有意義,也許上一輩知識人讀起來很有警策性。可是作為一個微信公眾號推文,刊登一個1990年的發表於台北的學術期刊文章在我覺得很奇怪,不會過時嗎?好吧,就算不過時,這個文章在我這個普通讀者讀來一點也不好。它沒有講介紹人物背景,連主要引用人物卡爾·波普是個怎樣的人都沒說,也沒有介紹黑格爾、海德格爾的思想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批駁的具體論點是什麼,而是直接整個兒批評其「惡劣影響」。 我要坦白我對於這一串人名及其學說幾乎是不了解的,也正因此,我覺得這樣的文章有很強誤導性,讓不了解的人看了以為黑格爾一無是處,波普爾更高明,還強行將黑格爾與海德格爾和納粹起源綑綁起來。找到了一篇可以用來反駁的文章:《德國哲學的「原罪」 — 黑格爾為例》。

(順便,在對整個微信公眾平台文章總體水準不抱期望的基礎上(個人經營的號有些還是值得看),我對國學類帳號無一點好感。)

去年從翻轉電台,知道了「相對主義」的概念,繼而意識到自己從前很長一段時間落入了相對的虛無——看到A覺得說的有道理,看到B、C也覺得說的也有道理(大量刷知乎期間養成),但我並不辨析其中的差異、關聯和適用性。意識到以後,可以說自己有意地對自己進行“撥亂反正”,開始更加慎重地審視許多概念和觀點。而今次讀「走出唯一真理觀」似乎是又一次反動,但細看並不抵牾:

放棄唯一真理這個想法,並不是要引來粗俗的相對主義結論。

各有各的視角,這的確可以導致相對主義,但相對主義是絕對主義的一種變體,把自己的視角視作無法調整的。

其實,我們在對話中時時都在調整自己的視角。能對話就不是相對主義。

「相對主義是絕對主義的一種變體」,原來如此。於是,相對主義的反面,並不是要回到絕對主義——無所不包的唯一真理體系。

一方面要放棄唯一性,一方面要堅持真理性。

「哲學,尤其今天的哲學,不是宣教式的,不是上智向下愚宣教。我們之所求,首先不是讓別人明白,而是求自己明白。」這兩句出現在封底,很對;但可以看到現今國內媒體平台上的大量內容還是有很強的「宣教氣」。其實我很懷疑「為己之學」流行的可能性。

最後再抄錄一段(庶幾應作為當代網路辯論的基礎共識)

⋯⋯我們不能靠把一切都歸攏到一個絕對的觀點之下來克服相對主義,真能消除相對主義的,相反是這樣一種東西:你要深入到自身之中,了解你真正相信的是什麼。你實實在在相信一些什麼,你為自己相信的東西做點兒什麼。這時候,你的信念和行動是實實在在的。但並不因此,此外的一切都是虛幻的虛假的。跟你不同的人,跟你衝突的人,他有他的實在。在具體的思考和行動中,跟其他的生活理想對話、互動。是的,他有虛假的虛幻的東西,因此你要與他一爭,但這個過程是雙方的,你也有你的虛假和虛幻,你也要在這種爭執中變得越來越實在。

tommylibra
日记有题目的议论

欢迎任何友好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