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20200909–

tommylibra
tommylibra
2020-09-132020-09-25

0909|人文理念的失势

人物杂志的《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引起热议。这样深入现实的报道并不多,可见纸媒还是有高于新媒体的存在意义。

热议的是什么呢?有的是了解后对外卖骑手群体的同情,也不乏对资本、算法、系统程序的尖锐批评。

然而奇怪的是,是报道发出来以后我们才认识到这一切的还是早就认识到这一切的?如果早就有所认识,那为什么这一切不合理的荒谬的事情还会发生?

在骑手和平台方与消费者三者之间的矛盾这一问题上,乃至这一类有关新型互联网服务产业的问题上,我不认为公权力有什么直接过错(若有,那就是没有提供对新型商业模式及时而有效的引导和监管,对于近几年才发展兴盛的形态,本来也指望不了行政规范能做多好)。议价权极微弱的骑手也没有过错(违反交通规则却可以获利)。过错在平台方

(烂尾。未写的大意:科技从业者,商人缺少人文理念和知识性反思;人文研究和技术工人的两不相干。)

0913

我真的好需要社交关系,唯此我的价值和存在感才能确立起来。可我又真的好社恐


情感障碍,社交障碍,注意力缺陷,拖延晚期,这些都是连在一起的。


有欲望而抑制欲望是怎么回事呢。脑袋里俨然有存天理灭人欲的条条了。

或者本来我的欲望也太低太低了。完全比不过他人的目光。


既想占世俗的便宜,又想沾清澈的荣光。


心理医生当然是没有用的。人类其实在20世纪初已经整体疯了,虽然很多人不知道


不知为何,活着总是心虚。


偶有人说我说话直接,清楚到点。只有我知道我心里多么多么迂回暧昧。

安身立命的理论

我在乎形而上的荣誉。可自青少年时期,世俗的荣誉和形而上的荣誉在我看来不再重合,我就开始不知如何是好了。

形而上的荣誉必得在某种传统之下才成立。可旧而羸弱的传统破产,我无法再归属于任何一种传统。若是出生宗教家庭环境,恐怕我倒不会有今日这许多大而泛的纠结。

也曾好长一段时间相信知识和理性,信知识分子、士人的传统,可是对于安身立命而言,显然还是有太多理论处理不了的问题了。文学、艺术,好像可以提供慰藉,可我也进入不进去。

0925 update:也許還是宗教之類的更適合。只是現階段,我依然在缺少貫通地反復橫跳似的各種各取一些。(啊,我算不算泛自然神論者呢)

0919

昨天起就好冷啊,薄被子不够盖了。

今年秋天是真的秋天。不像往年,夏天的尾巴霸占大半个秋天。

0921

不想写了就真的不想写了。没有话要讲了呢。


周日一事无成,睡一大白天,晚上颠倒不睡。看《中国书法理论体系》,倒看了三章,比想象中快,比较好读是一个原因。


特别没有目的性。

睡觉——2020年9月21日 04:21:35

0925

很快就凌晨2点了。好像,(在线的) 聊天,或者交换意见、感受,哪怕毫无理解的障碍,也并不总能让人充实满足。


这样就是25周岁整了。


对于他人的痛苦、郁闷,我除了默默传递或者不传递:我能大致体会你的痛苦,或我曾也许感同深受过。以外,还能做什么呢?


买的被子很好很暖和。棉被让我觉得冬天逼近,并且让我立刻地在早晨赖床意味强烈起来。暖和的被窝好像总是可以一直躺下去。

今天被套快递到了,我居然忘记去取直至现在。

tommylibra
日记

欢迎任何友好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