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20201007–20210212

tommylibra
tommylibra
2021-02-16

按:這是橫跨了小半年的數字媒介日記,未作過多修改直接擺上來了。


1007

10月6号:睡到中午。两点出门觅食。之后去参观L家(无人),略感叹肉眼可见的物质水平差距。回来七点多了。

然后取到了两日前下单的飞机杯。然后就试用……没有超出预期,但也还好吧,还需要适应;觉得相比用手太漫长了,也更耗体力,也麻烦。如果是像以前住多人宿舍,绝对不合适的。然后铺开纸学/练软笔书法,帖子是区图书馆借的智永楷书千字文。太难写了。太难写了。写了两三个小时直接1点了。总觉得没有长进,大概缺少人教的缘故。虽然已经累了,但还是打开了FF14,然后玩到将近5点。最终幻想14真好玩,设计精湛,玩家氛围也好。不过我才刚刚入坑。开始玩网游就好像不会考虑不现充的问题了。

13点起床。

1013

某个意义上说,我已经远离文学的心境很久了(或也许从未真的了解过)。自我对话也大多在一个世俗的意义上进行,尽管我常常希望摆脱平庸的累赘。当然,也有对文学的不信任和低估值的原因。(认为哲学 物理学 经济学 诸如此类,是更work的)

然而,如果我喜欢一个女孩子,大抵还是会因为其身上的文学性。也就是说,即便我祛魅或低估值了文学,我并不能祛魅掌握文学的女孩——只因那就终究对我而言显得陌生,神秘,不可捉摸,于是就有说不出的吸引。但这又是极其盲目的,没有理由的,以及怯于断定的。


我总奢望 爱 是显性的和隐性的信任和理解能同时确认,而这是多么困难。

1014

如果我能找到并安于一种好的地方性,就不必不安于一种无远弗届的universal标准的凝视,就可以讲属于自己一人的方言,也将摆脱反复横跳。


性别平权运动对我的影响

我对女权主义、LGBT相关理念及其运动的接受是完全后天的,不是先天的也不是从小符合的,经历了一个较长的缓慢增长的过程。后面又有反复的部分有所保留。饶是如此,这一过程让我本人作为直男感受到了自己观念上切实有益的进步:

  • 以貌取人的坏习惯大大减弱了
  • 大幅降低了直球冒犯女性的几率
  • 修正了对男性形象的一些偏见
  • 克服了一些对性少数群体的不公允的想象

衣敝缊袍与衣狐貉者立而不耻。 ——子路

1016

因为在乎姿态的缘故,我废掉了很多做事情的时光。

活着是孤独的事情,某一刻,发现与曾经最可交谈的人也有了缝隙,各个树洞都已经不适合倾吐了。

呜呜呜,一大哭。

1020

我需要和世俗生活和解。除非有条件较为彻底地隔绝。否则,我的情绪迟早还是会稳不住。


但是在彻底尝试以前,我总归骚动不安。


meta意义上的二阶三阶疑虑能够迅速而猛烈地使我沉默致郁且痛苦。

好在是一阵一阵的,会落潮。

1022

今天好開心。期待週末:考試,看演出,去女孩子家。


打開很久沒打開的 Instagram,給光鮮美好的照片點讚。有的因為認識卻沒再聯繫,只看而不敢點讚。(有高中同學,彷彿認不出來。說不上羨慕也說不上嫉妒,就是彷彿毫不意外的好(?)的人生,離我遠的樣子。


程大(高中班長)在朋友圈發了婚禮邀請。他是很寡言的,也不玩社交平台,所以我簡直完全不了解他的私下生活;高考結束的時候,班裡組織去KTV玩,程大帶了他女友去,我方才知道他有女朋友,並聽聞似乎認識很久了。這回結婚,那麼就是近十年的戀愛終於結婚,真好。

應該計畫去吧;只是見舊同學略有尷尬。


聽歌使人柔軟。


看別人的生活使人惆悵。

1030

如果说早前还有源源不断的想法,并愿意写出来。现在我不愿意写太多了。以至于没有想法了。同样,如果说早前我还对各式各样新事物有学习的期许,现在好像也都懒得去花精力了解了。

做工使人没有闲暇,使人庸常化。因为我的做工在社会生态位里处于低端,以及不能从做工及相应的人际关系中获得成就感,我探索的自信会进一步走低。的样子。


有的时候,学习能力或可能具有能力好像也成了唯一能确认自尊的依据。但我并不喜欢这样。


会觉得自己的长段论说太个人化而用语拖沓,结构零乱了。想要会干净清晰的表述。

1101

听世纪初的爱情流行歌曲(陶喆),感觉隔了很久的年代,童年的我好像没有经历过那个氛围一样。题材和歌词都不太能接受了,但还是能感到比现在的不少新歌有诚意,而且和现在网路常见的中文不是一种中文。

1121

虽然我能感受到空气,但是我读不太懂空气,最关键的,我控制空气的能力为零。

离职日期还没有确定 因为老板要我“把手头的做完” 新工作还没有确定 应聘周期拉长好像会出现早前面过的机会不等我的问题,还有房租到期 找新房子搬家的问题
我大概要认识到 我的履历的竞争力在上过大学的人群中很低的一个水平,好像也能进一些看起来正规像样的民营企业,但是要加班,而且他们把加班说得非常天经地义不容质疑的语气 有的时候我倒也在想是不是我过惯了娇惯的生活让自己失去了竞争力

找工作的经历的确一再地向我证明有无文凭差别很大,虽然,企业也会考察能力,但文凭是在先的门槛。
然后,我从小至大那么多年,最value的是探求真理 诚实友善,现在知道这些在人力市场上是不被考察和估值的;他们要的只是做工器。
然而做工器我也不太会当,学校真的没有教我多少东西,稍微涉及一点专门知识、技能的工种都有着屏障一样,而且我无以致知如何渐进而切实地学习那些技能。
我接受学校教育的时长比我妈多至少十五年,但我并不太能找到一个比她挣钱更多的工作,同时我也不能忍受做她的工作(纯体力劳动 近乎全月无休)。所以我受教育的意义是什么?我若不受教育,不像现在这样娇惯,岂不是早已经自食其力了?
脑力劳动自然是比体力劳动体面一点,富士康的员工也着实无保障*,但若不比较辛苦和体面,许多脑力劳动工还达不到富士康工人23元的时薪,而前者的保障也没有表面上那么牢靠。
所以我再次不相信“教育”的意义。中学毁人的好奇心,大学毁好奇心的同时把发展社会生存能力作为沉没成本。
所以我不是反悔退学,而简直有点反悔上大学。当然,如果早不念书的话,大概也就没有这些认识了,又会向往读书的人。所以我不尽是厌弃读书,我只是抱怨读书没有应允我一个好生活。

  • https://mp.weixin.qq.com/s/ZWMpFqw75BEbA8q1tvCkcg

1129

《古詩源》裡贈別詩,思親友詩,情深意長,但讀的時候就不太好移情代入。 一來我朋友少,二來,現在交通發達,通訊便捷,根本沒有辦法假借山長水遠一別難見而吟詠寄情了。

1130

到了塘棲的第二個晚上。真是落差好大。

不仅不住在核心市区,甚至不再住在城市里了,还是会觉得和世界的连接变弱了。这里也不是环境优美的乡下,而是建设中的地块,外地人比本地人多。感觉落差好大。 先前很多次和朋友说,我去到高端商场里,会觉得不自在;可我现在到了充斥土味餐馆的郊区,感到更加的不适。 晚上回去原住处拿落下的电饭锅线缆,感到生活了六个多月的街区还是有因熟悉而产生的奇怪感情的,明显比新的地方更让我自在,虽然之前也很久觉得自己不属于那里。


先前看一些文章,对当代便捷生活的批判,讲德国某社区抵制沃尔玛 麦当劳进入,講千篇一律的機場酒店風格,airbnb裝修風格網紅模板化,或是講諸如網購外賣等技術對人的異化

——可對我而言這些異化不是已經完成了嗎?並欣然享受其方便了,一朝沒有了 反而感到巨大不適應,對的,以後附近沒有KFC了,沒有許多流行消費處了,我感到不適,哪怕我並不常去。

城市意味著便利。

如果不是深惡痛絕,是很難捨棄這種便利的。而即便是打算隱居的人,也會選擇環境優美的地方,而不是開發一半的城鄉結合部。


很 討厭噪音。先前 有工地整天的挖掘機 打樁機聲

現在 有隔壁 男子 不時的咳嗽聲

很難講哪個更難忍受

折磨我的問題是 我為什麼要忍受?我有多少本錢(及臉皮)反悔?我要為我的錯誤決策買單到什麼程度?

1220

愛情不是一方主導的測驗題,也不是雙方互出題目批閱。人生也不是啊。


愛情也不是說理和說教,更不是做論文。


愛情也“不是滿足幻想的工具”。


可以按很多標準把人分類,「聽podcast的人」和「不聽podcast的人」,「體驗過愛情的人」和「沒體驗過愛情的人」,「吃早餐的人」和「不吃早餐的人」,同一時區下不同作息區段的人。


因為自言自語留下太多奇怪的緩存,我和人類坦誠交流愈發困難了。

如果我不遏制受害者思維,那麼任誰都會困擾的。事實上我觀察他人也很能感受到這一點,但到自己身上卻常無知覺。不冀自救的落水者沒有人能夠救的。


書沒有讀很多,卻是書呆子了。

本質:copycat

(補記,12.20是“網戀”破裂的時候)

20201222

为期两个礼拜的恋爱。我失恋了。因为我的恋爱都是真的,所以我不怨。
每一个女孩子都教会我事情。我感谢。
虽然短暂,“姐姐”是不会排到第二位的一个。啊 原本就禁止排序的。

警惕妥协。

人间就是这样的吧,要更加理解,才能清楚和勇敢。

假如我现在没有条件凝结好的事物,那就让我先预习所有坏的隐喻。

night
写在第n次使喜欢的女人拉黑我之后。
最难过的时候我就不说话了。因为说不出来,勉力说出来,等于把难过渲染成实体,退不回去了。不说的话是可以收回去的。
只是这样还是会原地感伤啊,感伤而了无痕迹,复又感伤。所以我羡慕艺术家和诗人们,再不济羡慕会喝酒的人。白天还是心神不宁,打腹稿想写剖腹反思文,到晚上又觉得没有心情了…
加缪是真厉害,能用冷静的语言把人的荒谬层层展开。所以他不是文青。
我习惯于凝视自我指涉的怪圈,在巨大坏的隐喻里面扑腾 简直上瘾了,五个天平座真的是太难搞了。我知道自己有问题,但改变是如此难。因为我本身要成为哪种人是不明确的,我只是投机的空壳,但我又总强迫般演一种赤诚,这样,与我亲近当然不会愉快和轻松。这就是我的诅咒吧:但凡我全心喜欢谁就会让谁讨厌我。
不过绥靖如我已学会在这种情况下自我宽慰:我已学会了不怨和从中成长。尽管这成熟的过程是如此之缓慢。所以我最后还是只留下感激。感谢所有教过我做人的女孩子。

1224

今天上班一直发呆走神。。。

1225

於是想到,所有的自我貶抑的話都不應太當真,無論自己還是旁人。


愛情本身和技術性的問題無關。如果失敗,千萬不要歸結為哪句話說錯了,哪一件事錯了。


成年人,按成年人的規則行事就可以了。公然在不同身分之間切換、在明部和暗部之間穿越是危險的。


想想看,雖然一直覺得過去活地很不好,但也終究活下來了。活下來不光靠的是本能,還有更深一層的自我說服。那些更深一層的自我說服是不會發在社交網絡上的,也很少在日記裡出現(日記好像充滿了唉嘆自貶)。那些瞬間的念頭,若要表述出來,也就是雞湯(?)。所以我該認識到我寬慰自己的能力其實非常強,只是那是在我所見的視野下強語境裡的精準一嘆,難與外人道。其實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能量太小,又太容易不好意思。


難道支撐人活著的不是最開心最美好的那些事嗎


我當然有開心的時候 有開心的事。只是社交網絡上,有那麼多的話不能聊。因為被誤解的話,是不好的,引起他人困擾的話,是不好的,引起自己困擾的話,是更不好的。敏感的人說完開心的話也會引起自己困擾,真難辦呢。

希望自己強大一些,輻射更多正能量(草

20210212

是的我又有話要講了。20年上半年寫了很多公開日記,後來覺得自己心態穩定以後就沒有自我剖析的動力了。現在,面向非特定對象恆久性表達的慾望又出來了。雖然我知道我不會去看以前寫的東西且它們一文不名。


大年初一,木木在他的房間裡,打開了空調制熱模式,客人還沒來;稍微有點不知如何是好。我港:待在家裡好無聊;我媽港:你又還沒結婚,你結婚了麼可以正月初一去娘家。


讀了陳滯冬《嵇康之死》

介紹了嵇康的生平,原來伊是會煉鐵的。介紹了一段曹魏至兩晉的文人史,可以說很大程度上袪魅了「魏晉風度」。「竹林七賢」的概念也是好事者發明出來的,七人並無多少相像之處,起碼有四五人是配不得其稱號的。

看這個書還讓我聯想到人名,地理,風水,命數,這些會不會都有關聯呢?歷史啊,是可以重演的麼?


活著就是活著。一種向上的姿態固然是要的,但沒有「進步」也是毫無關係的,尤其當事情只是事情而已的時候,就不要過分用力了吧,欲仙則欲死。

tommylibra
日记

One Comment

  • tommylibra

    2020年12月下旬,有一次透過網絡的失戀。

tommylibra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