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20211226|年终回顾

tommylibra
tommylibra

看到一位网友发,和理科生谈话,伊就变成了文科生;和文科生谈话,伊就变成了理科生。
我也是这样的。说好听一点是在玩理性与感性的跷跷板,说不好听一些是避重就轻的外行


简略的年终回顾

2019年的时候,我就反思自己是没有价值观和世界观的(以前有,生病之后就没有了,因为深深的自我怀疑;当然没有三观也是一种三观,那么就说我的价值判断预设非常模糊和轻微好了)。于是希冀自己会重新建立内在的自洽的秩序感。

当然很感谢2019年和2020年认识的一些人,他们多多少少让我的生活有了锚点,以及一些直接的鼓舞。
然而20年末的犯病却是猝不及防的再一次更为彻底的溃败。身体和记忆力和智力和精神都仿佛被砍了一刀。我变得更加胆小和犹疑。

于是截至20年尾时所累积的秩序感好似又被炸光了。及至2021年的现在,我仍然像个时时怕犯错的小孩一样活着。

啊,假如你要问我怕犯什么错?以谁的正确为准?那我好像也回答不上来,只是觉得每一次的不开心都是命运对我犯错的惩罚。

没有错,今年26了,我的三观仍然是混沌的(否则我不至于时时刻刻都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活得不如过去。

明年的愿景

要租一个屋子独居。

希望自己能更加自然地,更加有参与感地,更加笃定而少犹疑地活着。

学会时间管理。

学会投入一样兴趣。(书法或者画画)

以及照例,虽然希望渺茫的样子——找到一个女朋友。


有一点很奇怪,我一直向往着变成他人所生活的样子,好像那样才不至于被认为是奇怪的人。


看庆山写她外婆的年老和去世,颇有感慨。想到我外婆,我甚少对她有看望和过问。又想到父母,他们不是也已经老了吗。他们都是小学未毕业的文化程度,而现在的文化产品似乎没有适合他们看的。能看的只有垃圾国产电视剧,和手机上的垃圾短视频。

tommylibra
日记未分类

欢迎任何友好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