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tommylibra

被豆瓣永久封禁以后的善后

2020年9月7日,豆瓣启动907大清洗,无征兆地永久停用大批用户账号,据信是因在7月给港版国安法打了1星被秋后算账。 如果你还没有被豆瓣永久封禁,那么建议您现在就使用豆坟-豆伴:豆瓣账号备份工具做一次备份。 被豆瓣永久封禁以后,若之前有用豆坟备份过,可以前往「浏览备份」查看上一次备份时的账号数据,也可以使用「数据迁移」把标记的书影音等内容迁移至新账号。 没有备份或者上一次备份时间久远,怎样找回新近的内容和标记? 如果你的小号事先关注了大号,那么仍可在首页时间线上刷到近期大号的动态在浏览器输入 www.douban.com/people//contacts 可以找到原账号关注的友邻输入 mov…
a year ago

亲密关系纪要

NOTE: 本文是对播客《翻转电台》Vol.8【来吧,你们最关心的那个问题,亲密关系】的一个梳理。 目录:4 Questions 亲密关系对我们为什么重要?亲密关系如果出了问题,是不是一定会对我们带来很大冲击?亲密关系为什么这么脆弱、容易出问题?那我们该怎么办? 亲密关系的特点 今时今日的恋爱关系和我们父母那个时代的恋爱关系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关系。 今天是个人主义盛行的时代,每个人第一关注的要务是自我的合理性,今天的自我是纯粹的自我。过去感情和关系有诸多的其他要素:家庭、大共同体;今时今日的亲密关系是纯粹的亲密关系,排除了共同体要素,但仅在三四十年前还不是如此。 今天的人有最显著而独立的 物理…
a year ago

漂浮的社交

这条豆瓣广播发起了对社交状况的讨论。 可以看到,现实中固定的友谊、时常能聚的朋友非常少是普遍状况了。 我回复: 坐标杭州,在城市里住也有半年了,一个人住,几乎没有和本地的人认识、产生联系,好像是和这片社区绝缘的,与合租的室友也维持在面熟的陌生人上。大部分社交依赖网络。同事就是同事。 当然人各有不同,也还是有不少现充的人,能常有朋友一起玩聚会的人的。 但大略感觉,可以面对面谈心的机会变少了是一种普遍趋势。 下午听了乔纳森的音频讲座《好的当代小说应该是什么样的》,(我并不太看当代小说也没想过要写小说,但是)了解到当代小说写作的一个问题是,作者的生活经验有欠缺,例如圈子有限不能深入别的阶层、领域。 …
a year ago

20200705–20200726

0705 闻道不如行道,行而不闻胜于闻而不行。 没有自我的人,会轻易地以他人的自我为自己准绳,轻易地将他人的不满扩大为对自己人格的否定,轻易地让渡自己的主体性以为这样便可获得承认殊不知这正是被厌弃的根源。 惯于用概念理论思考问题的人,会失掉对日常语言的感受力和使用本能。 为什么会这样呢? 还是和年幼时的所受的“教育”有关。养成了一种应激的自我评判与批判。当然也就会不断地不自觉地 judge 别人。 为什么别人不都这样呢?和我性格有关系。 但这样的人恐怕也并不少。 「永遠不必忌憚想像得更壞」。反过来,也永远要有以最大的善意推测别人的能力。我虽乐于作否定各种各样东西和人的游戏,却也守望着我所爱的人…
a year ago

title was eaten

很多烦恼可以通过阅读,思考,运动,吃,视听,找朋友聊天倾诉,发动态 等等得到缓解甚至暂时的消除,但有一样不能,就是性苦闷。在根本上,只有肉身性交才能消除性苦闷。 性苦闷来的时候,我渐渐没有任何办法。看色情制品和自慰对于一个处男来说终究有些扭曲,久而久之只会强化性苦闷情绪。而且我的性欲已经被我搞极微弱了,不搓屌的话,看半小时再大尺度的色情制品也没什么反应。 然而我仍然想做爱,或者想要女朋友,但重点是想做爱。我设想做爱或者说性交 是一个精神倾注于肉体的过程,肉体是主体,但两者又都在。这就是为什么精神交流、柏拉图式恋爱即便再深刻再甜蜜我也仍会厌倦,同时自慰、性玩具也会以更快的速度厌倦。做爱也许也会厌…
a year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