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日记

20211226|年终回顾

看到一位网友发,和理科生谈话,伊就变成了文科生;和文科生谈话,伊就变成了理科生。我也是这样的。说好听一点是在玩理性与感性的跷跷板,说不好听一些是避重就轻的外行。 简略的年终回顾 2019年的时候,我就反思自己是没有价值观和世界观的(以前有,生病之后就没有了,因为深深的自我怀疑;当然没有三观也是一种三观,那么就说我的价值判断预设非常模糊和轻微好了)。于是希冀自己会重新建立内在的自洽的秩序感。 当然很感谢2019年和2020年认识的一些人,他们多多少少让我的生活有了锚点,以及一些直接的鼓舞。然而20年末的犯病却是猝不及防的再一次更为彻底的溃败。身体和记忆力和智力和精神都仿佛被砍了一刀。我变得更加胆…
3 weeks ago

20211016-20211224

1016 昨晚:询问三个占卜师欲看命格。浏览嫖娼信息。打飞机二次。 今天睡到中午。泡麦片作为早午餐。打飞机一次。在客厅看《秒速五厘米》看了10分钟暂停并走开。在房间点开一个人的喜欢的歌单用最大音量外放。(后来在傍晚把《秒五》看完了。) 现在是下午两点。不知道做什么,不知道去哪里,所以来写这个。 很久没有写东西了。我写东西通常都会有预设读者,譬如给豆邻看,给其他地方的网友看,给假想一类人或未来的自己看;而过去半年这种面对某一群体表达欲似乎消失了,不论日记 信件 blog 都懒于更新。 但今天心情和这丝丝细雨一样阴阴恹恹的,几乎想原地哭泣,遂决定写一点文字吧。 下雨天有时候给人某种诗意的感觉,但这…
3 months ago

20200705–20200726

0705 闻道不如行道,行而不闻胜于闻而不行。 没有自我的人,会轻易地以他人的自我为自己准绳,轻易地将他人的不满扩大为对自己人格的否定,轻易地让渡自己的主体性以为这样便可获得承认殊不知这正是被厌弃的根源。 惯于用概念理论思考问题的人,会失掉对日常语言的感受力和使用本能。 为什么会这样呢? 还是和年幼时的所受的“教育”有关。养成了一种应激的自我评判与批判。当然也就会不断地不自觉地 judge 别人。 为什么别人不都这样呢?和我性格有关系。 但这样的人恐怕也并不少。 「永遠不必忌憚想像得更壞」。反过来,也永远要有以最大的善意推测别人的能力。我虽乐于作否定各种各样东西和人的游戏,却也守望着我所爱的人…
a year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