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日记

20200525–20200601

0525 一方面,我有潔癖和強迫症,會對最微小的不適意芥蒂;另一方面,我又是習慣於妥協、折衷、綏靖的:blog主題並不算滿意,但沒有再換,首行字排版還有問題,也放棄調整了。css知識孱弱0.0 刷到一句話,似乎是某史學家說的,大意:同樣的話由不同年齡的人說出來,意義是不同的。 深以為然。繼而我又想說,同樣的文字,由不同狀態的我/自己說出來,也是意味不同的。 夏天到了,空氣中熱浪翻湧。 斑馬牌秀麗筆,昨晚用了忘記蓋上筆帽,放在窗前桌上一晚——窗戶開著大約風吹了一晚,白天再試用發現幾乎沒墨水了🙃 我還沒怎麼寫過呢! 後記:蓋上蓋子後又回血 乳齒象發言: 我只有走路姿勢是原創的,只有騎自行車是精通的…
a year ago

0527|閱讀側記

在浙江圖書館的「信閱」平台昨晚下單陳嘉映《走出唯一真理觀》,支付2元,今天上午就送到了。才看了第一部分第一篇,與書名同。是「2016年12月14日為“總學館”所作學術自述」。 要找到一個自己感興趣、喜歡且信服的當代作家、思想家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陳嘉映是少有的我十分欣賞還能讀得懂願意讀的一位。起初是從一天世界博客知道《何謂良好生活》一書,找來看了,對明晰矯正我的三觀框架十分有益。後來(17年底)借了《說理》,大概翻了大半沒讀完,那時候發病,把一批書弄丟了,還弄丟了一個很好看書衣,那書也丟了。直到今年本月辦離校手續才記起來,賠了書價給校圖書館。 再就是,聽過陳老師的兩次講座錄音,“決定論與自由意…
a year ago

20200513–20200521

0513 唉,好多长内容(长文章,视频)看到了觉得好,一下啃不完,收藏;可是收藏后又未必会去看完了。待碰到新的,又收藏。成收藏癖了。 2 表达欲是下降了呢,甚至撤回了发布在博客的本月1–7号的日记。 3 反思总是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或更深一层的意义上展开。而这导致,我看网上的口诛笔伐,「对线」,总是精彩有意思的,常常有两边都有理,或意识到不同层次的截然不同的立场;有对一样事情的理解越发掘越深刻的感觉/幻觉。而这带来的问题是,我自己持哪种立场呢?还是说看到哪种说法出现在面前,觉得有理,就即刻被带偏呢(这竟是我的常态了)。 我未免还是太中庸——骑墙了。好处是不可尽占的;得罪人也是不可避免的。 0515…
a year ago

20200419–20200427

0419 被拉着去看了牙齿。要做根管治疗。 意识到牙疼或许是持续存在的,即便在不那么明显的时刻;牙疼,痛觉神经连到到脑袋里,整个头也隐隐痛着。 持续的疼令脑袋或许出于一种持续受刺激的状态。 为什么不能适时地感到睡眠的必要并安好地入睡呢? 睡不好的另一面即是 醒也不是一种健全的醒。 身体许多机能长期处于一种肿胀或萎缩的状态。 食色性也。食欲和性欲都极其寡淡了——没有什么「人气」了。偶有报复性地纵欲,并不享受,那只是暴君式的精神向身体下命令。 这样一种持续的面目可憎,大概是人间少有的。而且外人不知道,父母知道,我又不愿父母说;自己知道,自己无法粉饰合理化,又受不了持续的负面自我反馈。别人给的正面反…
a year ago

20200401–20200418

0401 凌晨 好,四月了。 相比前几月高密度浏览和参与社交网络,有种和网络渐渐脱钩的感觉。并不是玩手机电脑的时间短了,而是有种疏远了的感觉。毕竟我关注的人终究少,关注我的人更少。 以及,厌倦,和觉得 nonsense。 这也意味着,「意义感」的水平下降,新秩序又不定,有重新惶惑(不知道要表达什么和如何写)的感觉。落叶无声,投石乏响。共同体尽虚幻也。当然我可以反思是自己不够真诚和明确。 本地写作 看到有一位友人的博客日记是周刊的形式,估计是每天都写,然后统一一周更新一次。而 L 则是一个月发布一次了。 我写自述性质的文字大约也有半年了。起初是直接发布在豆瓣,后来渐渐转移到博客,有时两边都发,有…
a year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