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日记

20200513–20200521

0513 唉,好多长内容(长文章,视频)看到了觉得好,一下啃不完,收藏;可是收藏后又未必会去看完了。待碰到新的,又收藏。成收藏癖了。 2 表达欲是下降了呢,甚至撤回了发布在博客的本月1–7号的日记。 3 反思总是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或更深一层的意义上展开。而这导致,我看网上的口诛笔伐,「对线」,总是精彩有意思的,常常有两边都有理,或意识到不同层次的截然不同的立场;有对一样事情的理解越发掘越深刻的感觉/幻觉。而这带来的问题是,我自己持哪种立场呢?还是说看到哪种说法出现在面前,觉得有理,就即刻被带偏呢(这竟是我的常态了)。 我未免还是太中庸——骑墙了。好处是不可尽占的;得罪人也是不可避免的。 0515…
6 months ago

20200419–20200427

0419 被拉着去看了牙齿。要做根管治疗。 意识到牙疼或许是持续存在的,即便在不那么明显的时刻;牙疼,痛觉神经连到到脑袋里,整个头也隐隐痛着。 持续的疼令脑袋或许出于一种持续受刺激的状态。 为什么不能适时地感到睡眠的必要并安好地入睡呢? 睡不好的另一面即是 醒也不是一种健全的醒。 身体许多机能长期处于一种肿胀或萎缩的状态。 食色性也。食欲和性欲都极其寡淡了——没有什么「人气」了。偶有报复性地纵欲,并不享受,那只是暴君式的精神向身体下命令。 这样一种持续的面目可憎,大概是人间少有的。而且外人不知道,父母知道,我又不愿父母说;自己知道,自己无法粉饰合理化,又受不了持续的负面自我反馈。别人给的正面反…
7 months ago

20200401–20200418

0401 凌晨 好,四月了。 相比前几月高密度浏览和参与社交网络,有种和网络渐渐脱钩的感觉。并不是玩手机电脑的时间短了,而是有种疏远了的感觉。毕竟我关注的人终究少,关注我的人更少。 以及,厌倦,和觉得 nonsense。 这也意味着,「意义感」的水平下降,新秩序又不定,有重新惶惑(不知道要表达什么和如何写)的感觉。落叶无声,投石乏响。共同体尽虚幻也。当然我可以反思是自己不够真诚和明确。 本地写作 看到有一位友人的博客日记是周刊的形式,估计是每天都写,然后统一一周更新一次。而 L 则是一个月发布一次了。 我写自述性质的文字大约也有半年了。起初是直接发布在豆瓣,后来渐渐转移到博客,有时两边都发,有…
7 months ago

20200326——20200331

0326 争取把 第一章+单片机概述(1).pptx 看完先。 我要是不学,没有脸说我有「自学能力、乐于学习新东西」。也是为了减少对技术黑箱的意淫。 0327 (1) 有一个事情可以说明我对爱情(的憧憬)开始祛魅了。先前几年及至一个月前,我最喜欢谁,就会把电脑的PIN改成和她的名字谐音/缩写有关的。比如52**(数字谐音昵称),IL(i like)XX,仿佛可以暗自表明衷心,有利于追到手。而一旦感觉确实移情别恋了,又如此换一个新的。 唔,现在的话,我两台电脑的密码都没调整到一样,并且都滞后于实际情形了。对这种符咒的祛魅应该和对爱情的祛魅(不报期望)是一致的。 不过,我绝非不再喜欢别人。但我开始…
8 months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