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日记

20191126——20191202

1127 (1) 要如其所是地认识自己真是太难了。因为攀比心。攀比心如何不好?是竞争心的另一面罢了。很多东西可以甚至应当比较,却不该指标化地争数字,那是意义的杀手。可世界从来没有过像今天这样数字化,模拟信号消逝了。余韵没有容身之地。 (2) 未来不来,未来不来。你寻找你的尾生。我不是那一个。 1128 凌晨 我对生活的理解之图式一直在变,月月变,周周变。这倒是好得很,我在螺旋着增进对世界的理解,好过固执一种态度。但是我仍需要确立一种相对永恒的信念才好,作为螺线的法向量。 1129 凌晨 不写日记有可能是因为忙,也有可能是心里空空没有要说的。不联系一个人有可能是不曾想起,也可能是想念而不敢,还有…
a year ago

20191120——20191125

1120 情緒是種週期性起伏的東西。情緒不是獨立的,會傳染。傳染自我愛的人。 我愛的人好多,我愛不過來,但我會被傳染所有情緒。 也許只是藉口。我的情緒全部潛藏在我自己體內,要喚起來真是容易。 又回到一種迷茫裏。對着手機,滑動,滑動,點開這個app,掃瀑布,切到另一個,再掃。我不能在某一個中停留過久,免得沉湎,只有不停切換讓我感覺我是置身其外的;但我已經沉湎在這方寸屏幕上,這是我和世界剪不斷的臍帶。 對着電腦。好多文件夾和文件久遠得忘了是什麼,什麼時候建立,要如何使用,又爲什麼要使用,是否該刪除,是delete還是shift+delete。我的東西原本屬於我,但它們自生,自在,我仍有物理上對其完…
a year ago

20190920

胃口不好大约有半个月了,以至于有点儿茶饭不思,饮料都不那么想喝了。并非心情不好,就是单纯吃不下——其实也饿,但是嘴巴怠工(没食欲)。 我在想是不是和我擅自减药 停药有关。也不能全算「擅自」,上次是和医生说了的,他倒也没严肃说不可以,只是让我小心。 然后,然后。我好像有点儿害相思病了。我真是太可怕了。简直是把每一段美好关系导向糟糕的专家。病在于,想而不得,想而不敢,又存在好的可能性,于是思之又想,寐不知时。 晚餐吃了6个生煎,还行(价格,味道,胃口)。 噢,真是幸运。i told her i like her and she didn't show unhappiness. 呜呜呜。 2019.…
a year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