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记事

午夜聊天及后感

这样的真正的聊天很久没有发生在我身上了,甚至是第一次。在露台上,桌子,高脚椅,夜空,烧烤,啤酒(我不会喝酒,便喝水)。是工作上的同事,同事的前同事兼朋友,我是新来的,他们资历老,经历也比我丰富得多,但年龄差不超4岁,3个人,十分友好。于是聊当前的工作,公司的事,乃至未来的规划,然后又滑至个人的规划,情感问题,评价他人,分析自己,又聊文学和电影,最后回到生活和人生的慨叹上。 因为于我是第一次,也算我真的放松打开自己说许多想说的话(当然仍有许多是保留的),所以十分难得,我也初识(面对面地)了他人的人生路径与可能性。大家都聊很尽兴。 而今次末了我愈发清醒地验证了的一点是,人真的是一种动物。子曰三人行…
a year ago

昨日略記

兩位臺灣小姐妹,一個小我2歲,一個小我5歲。在北京交換學習,取道杭州玩一天。我陪她們,早9點出發至晚5點告別。大致路線不過西湖西北逆時針繞到西湖東北方而已。 走蘇堤,「堤」字的讀音差異讓我知道了並不存在所謂正確的讀法。 「你也用google啊?那你是文明人。」「啊?文明人什麼意思,你們你們那裡這樣稱呼⋯⋯」「沒事沒事,沒有的事⋯」 「掃黑除惡是什麼意思?」 「你們是不是不管到什麼地方都要安檢啊?」 後來在咖啡館裡坐的時候聊了更多,更多政治敏感話題。總之是關於這邊的負面黑料居多,我一點也不想為之辯護。想起來也很有點dangerous,在大陸的公共場合(旁邊座位還有別人在敲電腦),我一個大陸人和兩…
a year ago

7.9

开始工作了就安耽了一点,比在学校还安耽。因为只要负责就好,不必「上进」。当然也要在能力范围内,之前做奶茶店兼职就被骂的狗血淋头,这回民宿的店长却很好。 有个「同事」年龄和我差不多,却是总被店长背后吐槽,吊儿郎当,不认真还很倔。然而他实在很有趣,很自恋,纹身,化妆品一堆,洗澡边放歌边唱,创作玄幻小说,有一堆房客小姐姐微信,甚至半夜进去坐和聊天……吊儿郎当其实挺好的,他自己自在,我这般敏感的人在他身边也自在而不必拘束,虽远未熟识。同时他还做微商。我问是只用在手机上操作不用进货发货的吗,他说是,追问后又说他妈帮他进货发货。又问一个月能挣多少:少则一万多,多则三四万。 我:纯利润? he:对✓ 我还打…
a year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