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未分类

20211016|一层秋雨一层凉

昨晚:询问三个占卜师欲看命格。浏览嫖娼信息。打飞机二次。 今天睡到中午。泡麦片作为早午餐。打飞机一次。在客厅《看秒速五厘米》看了10分钟暂停并走开。在房间点开一个人的喜欢的歌单用最大音量外放。(后来在傍晚把《秒五》看完了。) 现在是下午两点。不知道做什么,不知道去哪里,所以来写这个。 很久没有写东西了。我写东西通常都会有预设读者,譬如给豆邻看,给其他地方的网友看,给假想一类人或未来的自己看;而过去半年这种面对某一群体表达欲似乎消失了,不论日记 信件 blog 都懒于更新。 但今天心情和这丝丝细雨一样阴阴恹恹的,几乎想原地哭泣,遂决定写一点文字吧。 下雨天有时候给人某种诗意的感觉,但这种诗意敌不…
6 days ago

多重人格

上小学起,我在家和在学校就培养出两个截然两样的人格 上网以后,我就又有了线上下两个人格 长城防火墙出现以后,窝就有了里、外、骑墙三个人格 今年学书法课,老师我很尊敬。然鹅他是极力推崇中国传统文化的。在他眼里洼地的文化反是高地,我不便也无证据反驳。就又存有了中国文化好和西方文化好两个互斥判断了。其实以哪一种文化立命安生是我很多年的矛盾困惑之处;我不明白为什么别人不会有这个困惑。 假使我是一块豆腐,一个维度的两分就是切一刀:于是横一刀,纵一刀,平一刀,再第四维一刀:我就是16个豆腐块(人格)了。…
a month ago

青年诗人们

从前我也想做诗人,因为偏爱那瞬间的颤栗,那无远弗届的荣光。 后来就放弃了,因为驽钝,或者某种投降,或者投资观的转向。又或者如俞敏洪:海子死了,从此不写诗。 而今我再见到青年诗人们,觉得惊奇,讶异,亲切却又理解不能。竟然是相同的辈分,竟然不是印刷在出版物上,作者名字化为隽永的那种,而是活的看起来和我没有太大区别的人,而诗仿佛新鲜可以嗅到气味。 ——可我又分明感到遥远,陌生。明明甚至可以与作者认识、交谈啊! 我觉得我好像死过一遍。我逃避痛苦而又怀念从前的痛苦。 她们展示这奇怪的文体未死,仿佛面对面给我一个无形耳光。 (也许我彻头彻尾误解了什么。)…
a year ago

20200323

日记继续写好了。公開的日記有意義。其實是一種半私人的記錄,不求文學性的散文。 一个是,已经基本决意退学了。 心情於是微妙地變化起來。但總之是遠離了鬱鬱寡歡心事重重的糟糕絕望心情一點。「划算」與否是沒法比較的。 對於豆瓣的言論風氣以及近期聚焦的話題我很有宏論要抒,只是好多話一閃而過來不及記下又忘掉,又沒有倚馬成文的本事,於是學網友 yixiuer 用 github issue 的形式來持續寫作。目前寫的在這裏。其實也想到,GitHub Issue 的形式也很適合用作論壇來進行公共討論空間,不是比豆瓣知乎這種審查平臺自由得多?還很有秩序。似乎是僅存的未被牆而又較自由的地方了。就是不知道程序員羣體會…
a year ago

2019-nCoV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相關信息彙總

疫情相關 疫情實時播報https://2019.ncov.wtf,或 https://t.me/nCoV2019 Academic-nCoV 疫情信息全球簡報https://github.com/Academic-nCoV/2019-nCoV/wiki 新型冠状病毒 | 文献汇总-春風實驗室 https://shimo.im/docs/Y9JhDdcR8RtxGyK3/read 2019-nCoV新冠状病毒一手资讯/科普汇总https://shimo.im/docs/VDvgrwXWyxhRqhd6/read 輿情相關 武汉肺炎暗与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初期相关事件及流言部分收录https:/…
a year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