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漂浮的社交

tommylibra
tommylibra
2020-08-19

这条豆瓣广播发起了对社交状况的讨论。

可以看到,现实中固定的友谊、时常能聚的朋友非常少是普遍状况了。

我回复:

坐标杭州,在城市里住也有半年了,一个人住,几乎没有和本地的人认识、产生联系,好像是和这片社区绝缘的,与合租的室友也维持在面熟的陌生人上。大部分社交依赖网络。同事就是同事。

当然人各有不同,也还是有不少现充的人,能常有朋友一起玩聚会的人的。

但大略感觉,可以面对面谈心的机会变少了是一种普遍趋势。

下午听了乔纳森的音频讲座《好的当代小说应该是什么样的》,(我并不太看当代小说也没想过要写小说,但是)了解到当代小说写作的一个问题是,作者的生活经验有欠缺,例如圈子有限不能深入别的阶层、领域。

我想生活经验的缺乏是和社交活动简化乃至荒漠化的普遍趋势是有关的。

说回社交,理想的社交当然不只是言不及义的聊天、纯感官体验的吃喝玩乐,一定多少要有观念和情绪的交互的,有一点儿实质性的人与人的联结的。我想说这不一定得掏心掏肺深入了解,打车的时候,和司机交流一下对新闻的真实看法,在书店里和店老板或别的顾客闲聊……这些也都可以算——但,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问题,我觉得这些时刻好像也太少了,越来越少了。

什么原因呢?

是不是互联网社交把我们和远处的同好联络起来后,我们对附近周围的活生生的个体就少掉了耐心和好奇心? 又,毕竟网上同好的筛选范围是全国乃至全世界,而现实生活的半径和可接触的人物则相当有限,那自然是与网上的人气味相投的概率大得多。

可是网上联系毕竟是一种阉割的体验。李如一说互联网是一种无障碍设施,我理解言下之意是,好比盲人需要屏幕阅读器,残疾人需要轮椅,听力障碍者需要助听器:有障碍或没有条件线下社交的情形才借助互联网。

我也说不好我的社交圈是被网络是大大拓宽了还是被当代生活疏离得像漂浮的泡泡,永远只能漂浮在现实之上。赛博欢乐不假,可是在路上走还是会有自己不属于这些街道景观、没有人可以同行的失落感。

我不否认我的社恐(到如今我也不得不接受这个词-_-)是个原因,和现实中他人敞开仿佛会要了我的命。但我还想再引入一个因素,政治的因素,

想必你能明白,on this land,异见者是很好孤独的。(上面讲「没有人可以同行」并不全是物理意义的一起走路,一起走路的人倒是有,但因为难以在诸如人生价值 历史政见的题目上无顾虑地交换意见,我(们)的交谈会有清晰的保留界线。)

在《1984》里,大洋国公民温斯顿是不可能有朋友的。有一些障碍,是在人们都有善意和真诚交流意愿这两点满足之后仍然面临着的。

tommylibra
有题目的议论

欢迎任何友好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