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嫖?

tommylibra
tommylibra
2020-04-252020-04-27

一两年前我就有接触到tg上的一些「修车群」,就是交流和提供性服务的资讯。当然是大开眼界,里面的人说话完全不同于别的地方,一本正经地交流嫖的经验…… 并且是,每个大城市有专属的这样的群,完全是一种有规模的自组织形式了。但是好像除了这事本身不能见光以外,也没有表明特别邪恶的证据。他们有一个阐明宗旨的PDF文件,声明其管理是很正当透明接受“狼友”监督的。所发布的「资源」也没有未成年女性,看上去多是个体户,也就是出于种种原因自愿(至少没有证据表明受胁迫)且独自(在自己居所内)做这一行的(年轻)女性。
有人*说了我也完全同感的想法:这样的机会摆在面前是很大的诱惑;而未体验过那档子事又不会约,的确有处男焦虑。
从道理上讲,我很小时侯就认为嫖娼和卖淫不是应该受公众谴责的事。并且可以感知这就是一个在城市暗部运转的庞大生态了,无论人们多么不愿意接受或公开谈论,事实如此。也不见得有因此引发高犯罪率或性病扩大之类(除非有调查能表明如此,我还不了解)。所以我如果那样做,也不至于道德谴责自己。 19年下半年我几乎下了决心去试一试了。(妳卿甚至好几次问我这事怎么样了……) 是啊,别人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
但somehow终于没有。我后来给自己的一个解释是,虽然我也想尝试,虽然我也有渠道机会和付得起,虽然我也在道德规范上自我合理化了,还是有一些说不出来的东西阻碍我去做。听起来似乎是我想保全一点儿高尚的人设,actually,这样说也没错(其实舍不得钱也是个原因啦)。(康德认为,如果一个人衷心想要成为好人而遵循道德律,那么并非虚伪,而是有意义的。)
但想想还是有那么一点儿可悲的,儒家伦理好像没有讲君子如何实际面对性生活。是以伪君子不绝(?) 为了不可悲,我并不会向任何人包括自己承诺以后不去嫖。(又,我觉得假如认同一对一的爱情的话,嫖和“约”是同质的,无非钱换成了其他要素。)我只是还没有去过和当前没有这样的计划而已——理论上说,是和没有学抽烟和没有出入迪厅一样平常的事实。

我在想,假如法律和道德规范同时严惩任何形式的强迫性行为,同时又对自愿的性交易行为留以默许的空间,是否性暴力会少一些呢?我认为社会的一般道德规范也需要对此心照不宣(不过分用异样眼光看待)的必要性在于,教条往往只会把事情推向反面。如果没有直接欺骗或伤害他人,如何说一件事不道德呢?顶多可以说低级,下流,不酷。(嫖无论如何是不时尚的,而不是相反。)

* https://www.douban.com/people/160911783/status/2930274505/ (評論區)

tommylibra
有题目的议论

2 Comments

  • zc

    “但somehow终于没有”,我觉得大概率是没人带吧,如果有狼友带路,肯定很容易就做到了。我也有想过去护失足,本科舍友也偶尔去护,赖于我觉得我会紧张而且国内时候一直有性伴侣就始终也没有护成。
    性很复杂,我常会对性伴侣产生依赖和信任,因此觉得自己并不是很适合去嫖。

    • tommylibra

      我还是处……有性伴侣当然就不必去嫖啊。「护失足」这叫法也太…

tommylibra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