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文科生和理科生

tommylibra
tommylibra

理科生与文科生之争似乎历史悠久,虽然可能本质是伪问题且容易陷入无谓的对吵,但还是可以感受到可以按从事工种或行事思考逻辑把人们分成泛文科和泛理科两类。特别是在社交网络上,一段言论是可以轻易归为两者之一的。背后的人会更难被二分归类,她完全可以在不同场合给出文科式发言与理科式发言;但出于人的积习,大约多数人也会以某一种思维习惯为主要的思考范式(?)。

理性推断力和感性洞察力在各种领域都是用得上的,社会科学也需要分析推理,自然科学也需要直觉感受,我不会说「文科生思维」或「理科生思维」哪个更好。不过我确实感受到了文科生,尤其只关注人文研究而忽视通用技术能力的掌握的这类人的局限。

因为技术总是可以派上实际用场的,而思想研究,文艺分析之类的作用总是间接的(当然,提供文字材料、观点视角也绝对重要)。另外,优秀的理科学习者能够不断更新技术知识,这点令我惊讶羡慕;文科研究者,即便能够不断更新观念、给出关于世界图景的更好图式,却始终耕耘在摸不着的思想观念领域(再一遍,我绝不是说这不重要,或重要性低于科学和技术),若不去理解和运用新技术,实在太可惜——有时这种可惜是对文科人自身而言的,因为技术手段的欠了解会显著限制人对世界的感知范围和改造能力。

如果要我说具体一点儿,就是人文领域的学生、学者、从业人员对于计算机系统、互联网原理的了解和使用能力太差了;与更艰深的基础科学不同,计算机和网络已经普及且直接影响生活与工作,成为一种强大的通用工具,但许多人却不知道如何正确与更充分地利用它们。这里我自己也包括在内——这意味着我不是合格的自主学习能力充分的理科生。

有一些播客节目以科技与人文的结合为主题,我尝尝觉得牵强,因为往往观点还是在某一种既有框架下展开,不是技术的理解就是人文的理解,只不过两面都涉及一点合起来呈现而已。然而我也感觉到整体性把握的必要了,因为会发现 nice things 总是兼具两者之善好的东西。

我常想,假如中国的媒体从业者、学者、意见领袖们的技术素养高一点,简体中文互联网也完全有可能比现在这幅烂样好一些,即使审查存在。当然反过来也一样,假如那些懂技术的人更深刻地理解技术和人的关系及其可能带来的社会影响,现状也应该更好些。

高中的文理分科是一种粗暴的强制性妥协,它给人这样的暗示:理科和文科同时掌握是困难的,只能做取舍选一种方向专精。而招聘市场的职位要求限定理工科或文科背景,又进一步强化了这种分裂。

我是在离开应试氛围的校园后,才意识到自己可以也应当续上各种早早中断的学习兴趣路径。有点晚。但学无禁区的心态会让我觉得自己是较为健全的人类。

tommylibra
有题目的议论

欢迎任何友好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