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无根

想到我对乡土的异质感不是没有由来。 外婆一辈是新安江移民,大半个村是移民,互相往来仍说着淳安话,和新登本地人大约隔一层。小时在外婆家长大,两种都听,但玩耍上学的同龄人多是当地的,于是只会说新登话。6岁回到富阳,我又是一个外来者,清楚地记得因不会说富阳话被小伙伴笑话,后来慢慢终于也学会了。春节的时候,外婆家里饭桌上会同时出现三种方言。 我甚至没有一个纯正的方言环境。在外婆家会同时有淳安话和新登话。到了富阳,我是很久以后才知道,家中长辈,特别是爷爷和伯伯们之间讲的并非纯然富阳本地话,而是参杂一种绍兴话,才知道祖上(兴许是曾祖父辈)也是绍兴从移民的。 我会说的是两种本地方言(如今也不纯正顺畅了),不…
a year ago

20200603–20200701

0603 碎夢拾遺 夢見類似絕地求生場景的非正常態校園,一直野生貓撲到我懷裡,非常可愛,並且好像很快馴服變我的小跟班了。然後她要上廁所,然後我陪她去,在女洗手間外面等她(這個時候知道是母貓),,忘了什麼原因她磨蹭很久,我說,你一個貓,就不能隨便找個草叢小便嗎... 第二天我要參加什麼集訓,把她鎖在房間裡(對還是怕她亂跑/逃走不屬於我),回來之後就好像不待見我了;後來又關了她一次,然後一開門,她刷的跑走不見了 夢見操場,和陌生同學統一跑操 停歇的時候我急切地要講的什麼激動有趣的東西,好多人圍過來⋯⋯其中有膚色是黑色的同學(weird 有一些女同學彷彿追慕我的眼神,但我並不很認識是誰 裝飾風格各異…
a year ago

20200525–20200601

0525 一方面,我有潔癖和強迫症,會對最微小的不適意芥蒂;另一方面,我又是習慣於妥協、折衷、綏靖的:blog主題並不算滿意,但沒有再換,首行字排版還有問題,也放棄調整了。css知識孱弱0.0 刷到一句話,似乎是某史學家說的,大意:同樣的話由不同年齡的人說出來,意義是不同的。 深以為然。繼而我又想說,同樣的文字,由不同狀態的我/自己說出來,也是意味不同的。 夏天到了,空氣中熱浪翻湧。 斑馬牌秀麗筆,昨晚用了忘記蓋上筆帽,放在窗前桌上一晚——窗戶開著大約風吹了一晚,白天再試用發現幾乎沒墨水了🙃 我還沒怎麼寫過呢! 後記:蓋上蓋子後又回血 乳齒象發言: 我只有走路姿勢是原創的,只有騎自行車是精通的…
a year ago

智識和精神的階級

注:原本我是發在長毛象的嘟文。有網友回復,作了討論。抄錄於此。 階級矛盾,或曰階級分化/壁壘 當然是存在的。不過我越來越覺得可以從另一種層面,即知識、智識、人文素養和靈魂的深度包括政治素養 這些去劃分人群。其深淺不同也是會構成(交往的)壁壘的。知識層次相近的人未必一定合得來,但相對膚淺(暫且用這個詞)的人肯定不能和相對深邃的人交流。夏蟲不可語冰之謂也。網路上大部分的爭吵是往往是較淺薄者無知而挑起,並不構成真正的辯論。但我仍然感謝互聯網,它削弱了知識壁壘。讓好學者跨越物理和階級區隔找到同類並互勉。生而為人,總是要求靈魂的豐滿和富足。這個意義上,知識只是途徑和工具。靈魂豐滿不必然意味著其言行是更正…
a year ago

0527|閱讀側記

在浙江圖書館的「信閱」平台昨晚下單陳嘉映《走出唯一真理觀》,支付2元,今天上午就送到了。才看了第一部分第一篇,與書名同。是「2016年12月14日為“總學館”所作學術自述」。 要找到一個自己感興趣、喜歡且信服的當代作家、思想家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陳嘉映是少有的我十分欣賞還能讀得懂願意讀的一位。起初是從一天世界博客知道《何謂良好生活》一書,找來看了,對明晰矯正我的三觀框架十分有益。後來(17年底)借了《說理》,大概翻了大半沒讀完,那時候發病,把一批書弄丟了,還弄丟了一個很好看書衣,那書也丟了。直到今年本月辦離校手續才記起來,賠了書價給校圖書館。 再就是,聽過陳老師的兩次講座錄音,“決定論與自由意…
a year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