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智識和精神的階級

tommylibra
tommylibra
2020-06-01

注:原本我是發在長毛象的嘟文。有網友回復,作了討論。抄錄於此。

階級矛盾,或曰階級分化/壁壘 當然是存在的。
不過我越來越覺得可以從另一種層面,即知識、智識、人文素養和靈魂的深度包括政治素養 這些去劃分人群。
其深淺不同也是會構成(交往的)壁壘的。知識層次相近的人未必一定合得來,但相對膚淺(暫且用這個詞)的人肯定不能和相對深邃的人交流。夏蟲不可語冰之謂也。
網路上大部分的爭吵是往往是較淺薄者無知而挑起,並不構成真正的辯論。但我仍然感謝互聯網,它削弱了知識壁壘。讓好學者跨越物理和階級區隔找到同類並互勉。
生而為人,總是要求靈魂的豐滿和富足。這個意義上,知識只是途徑和工具。靈魂豐滿不必然意味著其言行是更正確的,而「正確」本來也是次要的、無定論的。

在這個語境下,靈魂是什麼

靈魂的豐滿又是什麼

我只是用這個詞通常的意思。可能用得過了…也可以換成意識、精神吧。
就,一般而言,我覺得體力勞動者的靈魂單調一些,受過良好教育的人靈魂豐富一些;閱歷多的成年人較涉世未深的年輕人靈魂深刻一些⋯⋯ 這樣。
也有沒文化的體力勞動者卻有堅定的信念、靈魂富足有韌性的可能,那也是通過某種努力達到的。所以知識、視野、教育不是唯一途徑,但大體上來說還是很關鍵的因素吧。
我把知識和靈魂、精神並提,只要是想說類似這樣的情況(一個例子):能欣賞古典音樂、偉大文學作品的人比只了解也只能欣賞淺顯娛樂作品的人在這類維度上更「深」或「高」。

精力 信念 志向 韧性 阅历

这几个概念相互之间都差别大得很 应该是不能相互替换的

如果他们在你的论述里分别起到不同的作用 那么他们应该被分开分别讨论

还是你想说“逆商” AQ

https://wiki.mbalib.com/wiki/%E9%80%86%E5%95%86

听说历史系的AQ高

好,的確是我說得不夠準確。我最主要講的是知識水平/文化素養,提靈魂是覺得它和前者正相關。比如你應該會同意托爾斯泰、曹雪芹的靈魂比普通人的更強大、深邃。
談到階級的時候,階級的高低也不是那麼清晰的,它是由收入水平、資產、社會地位、名望等指標綜合反映的。
其實我說的文化水平乃至精神活動的廣度與深度(用精神替代靈魂的說法好了),(在從前)應該是和一個人所處的階級正相關的。現在我想單獨抽出來,因為有錢的富二代如果不用功或天賦差,也可能在這個評價標準下處於下層。而互聯網使得信息交流更平等了,不同階級的人,只要智識水平相當,趣味相近,就可以交流乃至做朋友,某種程度上減弱了階級壁壘。
第一次聽說QA,不過不是我想描述的。我描述的就是從精神層面去把人群劃分高下(對應於用物質條件劃分階級高低)的一種指標(的確有點寬泛,可以再細化)。

階級不用再定義的原因是它已經被定義過了 才即使衍申人們還是能明白

所以你說的是

靈魂 = 精神阶级

靈魂強 = 精神的综合实力强

精神階級的指标有 知識水平+文化素養

這麼理解對嗎

沒文化的體力勞動者卻有堅定的信念的比得過文學家嗎

我就暫且取「精神階級」這個叫法好了。精神是更複雜的東西,單純高低強弱不足以概括,還有各種取向。
的確不論談階級還是精神階級,似乎都聽起來有些社會達爾文主義,有點違反人人生而平等、人格平等的意味。但我覺得都是很現實的指標。
沒文化的體力勞動者當然可能比文學家信念更堅定,(所以排除「信念的堅定程度」好了),
但是,只有文學家(必定受過教育或有自我教育)能用文字描繪情緒想法,創作作品、參加文藝活動,甚至因此收穫名利,而前者不能;我覺得這也是某種特權(對應於上流階級才能用貴的東西)。
以及,難道社會不存在對沒文化的人普遍的鄙視嗎?可能不是人格貶低,甚至也會同情,但舉個例子,城市裡零存款的大學生難道不是比外賣員的收穫更多尊重嗎,又,有錢的商人如果暴露了低級的審美不也會被嘲笑嗎。像「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見賢思齊」(賢:德才兼備)這些話不都顯示著人的某種智識/精神上的高下嗎。

城市裡零存款的大學生和外賣員收穫的尊重都是0吧。。。

。。。

⋯⋯


補充

我提的的確不是一個很明晰的概念,像是很多因素的雜糅,其實用大白話講也就是一個人有沒有文化、聰不聰明、「能力」強不強、悟性與智慧程度;即一個人剝離了物質屬性後的(所有)精神屬性,不過不涉及善惡。它(們)往往直接反映在人的學歷上(但並不能如實反映),也會體現在文藝和科學領域裡的理解和創作能力上。於是也潛在地和社會階級相關,甚至是階級流轉的動因。

以此種智識/精神的階級劃分人群是一種片面的尺度,在教育資源尚分配極不公平的情況下強調,也是不公平的。但未來,媒介時代的特徵日益明顯,「不知」、「不懂」、「理解不了」越來越會是一種實際的限制,會關涉現實的利益;而更重要的,一個人在精神上能走多遠、多廣、下探多深上修多高,是關乎自己存在之意義的事情,這是學習之路也是修行之路。

這是假定肯定了精英主義或遠邪那一套框架的。我是這樣想的,在究極意義上,人類和草履蟲沒有貴賤之分,但在給定價值取向和顆粒度的情況下,一定範圍內,事物或人總是可以排序的。

tommylibra
有题目的议论

One Comment

  • tommylibra

    陈嘉映《走出唯一真理观》第二篇 对话录,也谈到了精英和普通化的問題。

欢迎任何友好讨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