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语文(对我)的影响

tommylibra
tommylibra
2020-02-03

我想了一下,我和人交往的内在逻辑和新华社外交会晤通稿没什么两样。摆脱了语言也摆脱不了其思维方式。

两国要怎么怎么样:深入推进共识、各领域交流合作、拓宽沟通渠道、全天候战略伙伴。 保持沟通,释放善意。“ 要妥善解决彼此关切,争取就其他领域的问题取得积极进展。 ”“ 要坚持协调、合作、稳定的基调,在相互尊重基础上管控分歧,在互惠互利基础上拓展合作,推动□□关系沿着正确轨道向前发展。 ”

“国”换成人,群体,竟也不自觉用这种思路处理了。宏大叙事,铺排meta,忽视具体。追求meaning,set target,ask why。

不只是新闻联播和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这样,语文课程 历史课程也这样,更不必提思政课。课文的确是丰富多彩的,历史也是生动具体的,但是盛载他们的容器是这样毕恭毕敬 规规矩矩 清楚正确,封面,目录,排版,插图,背诵重点句,段落赏析,作用分析,正向价值词语的重复和强调。看上去一切都有意义,都可以解释,且解释有定论 。

但是现在,我离开校园了,试卷的红勾和分数没法告诉我意义和正确了,谁来告诉我意义?

当然不用着急,微博,知乎,各类公众号,都迫不及待地告诉你,替你解释,你成了阅卷老师,点赞就是打勾,打钱就是打分。而它们中的大多数内容,仔细嗅嗅,都竟免不了带有这种熟悉的气味。我可以说,好些作为新旗帜的时尚、文创品牌也不能免俗。甚至无从说不对,因为正确无比,或者有大量的理由可以佐证其正确无比。

这样一种主流的“正确”的无孔不入的意识形态,从小喂大,真是改也改不了,改也改不了。我带着这样一种驱之不尽标准去看当代作品,古代作品,西方作品,后现代作品,艺术作品,带着这样一种除不掉的范式框架对新闻时事发表见解,带着这样一种严肃活泼的氛围交友,恋爱。

我死掉了。

这是我对一切小众/非主流东西有好感的起源。

tommylibra
有题目的议论

欢迎任何友好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