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20211226|年终回顾

看到一位网友发,和理科生谈话,伊就变成了文科生;和文科生谈话,伊就变成了理科生。我也是这样的。说好听一点是在玩理性与感性的跷跷板,说不好听一些是避重就轻的外行。 简略的年终回顾 2019年的时候,我就反思自己是没有价值观和世界观的(以前有,生病之后就没有了,因为深深的自我怀疑;当然没有三观也是一种三观,那么就说我的价值判断预设非常模糊和轻微好了)。于是希冀自己会重新建立内在的自洽的秩序感。 当然很感谢2019年和2020年认识的一些人,他们多多少少让我的生活有了锚点,以及一些直接的鼓舞。然而20年末的犯病却是猝不及防的再一次更为彻底的溃败。身体和记忆力和智力和精神都仿佛被砍了一刀。我变得更加胆…
3 weeks ago

为什么闹钟的推迟/贪睡模式不管用——赖床家的经验之谈

  当代闹钟大多有推迟响铃/贪睡模式,即闹钟到点响铃以后,按下相应按键,闹钟会过5分钟后再次响起。这设计本意是既方便睡回笼觉,又能稍后提醒起床,防止各种迟到。   然而,本赖床家的经验是,闹钟的此种设计并不管用,该迟到还是会迟到。相比于闹钟的强制唤醒,人体的生物钟往往更为顽固。   具体地,仍然是我的一种经验:人可以给自己设「生物闹钟」。例如,明确知道第二天早晨有重要的事要早起,则即便当日晚睡、不设物理闹钟,亦能够早早地醒来;另一种情况,若明确知道第二天早上闲暇无事,脑袋里便没有一根弦绷着,则往往会一觉睡到中午(是我了)。   于是,假使物理闹钟6点钟响起,而本赖床家的迟到死限是7点,那么当我…
a month ago

20211016-20211224

1016 昨晚:询问三个占卜师欲看命格。浏览嫖娼信息。打飞机二次。 今天睡到中午。泡麦片作为早午餐。打飞机一次。在客厅看《秒速五厘米》看了10分钟暂停并走开。在房间点开一个人的喜欢的歌单用最大音量外放。(后来在傍晚把《秒五》看完了。) 现在是下午两点。不知道做什么,不知道去哪里,所以来写这个。 很久没有写东西了。我写东西通常都会有预设读者,譬如给豆邻看,给其他地方的网友看,给假想一类人或未来的自己看;而过去半年这种面对某一群体表达欲似乎消失了,不论日记 信件 blog 都懒于更新。 但今天心情和这丝丝细雨一样阴阴恹恹的,几乎想原地哭泣,遂决定写一点文字吧。 下雨天有时候给人某种诗意的感觉,但这…
3 months ago

多重人格

上小学起,我在家和在学校就培养出两个截然两样的人格 上网以后,我就又有了线上下两个人格 长城防火墙出现以后,窝就有了里、外、骑墙三个人格 今年学书法课,老师我很尊敬。然鹅他是极力推崇中国传统文化的。在他眼里洼地的文化反是高地,我不便也无证据反驳。就又存有了中国文化好和西方文化好两个互斥判断了。其实以哪一种文化立命安生是我很多年的矛盾困惑之处;我不明白为什么别人不会有这个困惑。 假使我是一块豆腐,一个维度的两分就是切一刀:于是横一刀,纵一刀,平一刀,再第四维一刀:我就是16个豆腐块(人格)了。…
4 months a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