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雲靄靄,時雨濛濛

多重人格

上小学起,我在家和在学校就培养出两个截然两样的人格 上网以后,我就又有了线上下两个人格 长城防火墙出现以后,窝就有了里、外、骑墙三个人格 今年学书法课,老师我很尊敬。然鹅他是极力推崇中国传统文化的。在他眼里洼地的文化反是高地,我不便也无证据反驳。就又存有了中国文化好和西方文化好两个互斥判断了。其实以哪一种文化立命安生是我很多年的矛盾困惑之处;我不明白为什么别人不会有这个困惑。 假使我是一块豆腐,一个维度的两分就是切一刀:于是横一刀,纵一刀,平一刀,再第四维一刀:我就是16个豆腐块(人格)了。…
a week ago

文科生和理科生

理科生与文科生之争似乎历史悠久,虽然可能本质是伪问题且容易陷入无谓的对吵,但还是可以感受到可以按从事工种或行事思考逻辑把人们分成泛文科和泛理科两类。特别是在社交网络上,一段言论是可以轻易归为两者之一的。背后的人会更难被二分归类,她完全可以在不同场合给出文科式发言与理科式发言;但出于人的积习,大约多数人也会以某一种思维习惯为主要的思考范式(?)。 理性推断力和感性洞察力在各种领域都是用得上的,社会科学也需要分析推理,自然科学也需要直觉感受,我不会说「文科生思维」或「理科生思维」哪个更好。不过我确实感受到了文科生,尤其只关注人文研究而忽视通用技术能力的掌握的这类人的局限。 因为技术总是可以派上实际…
10 months ago

青年诗人们

从前我也想做诗人,因为偏爱那瞬间的颤栗,那无远弗届的荣光。 后来就放弃了,因为驽钝,或者某种投降,或者投资观的转向。又或者如俞敏洪:海子死了,从此不写诗。 而今我再见到青年诗人们,觉得惊奇,讶异,亲切却又理解不能。竟然是相同的辈分,竟然不是印刷在出版物上,作者名字化为隽永的那种,而是活的看起来和我没有太大区别的人,而诗仿佛新鲜可以嗅到气味。 ——可我又分明感到遥远,陌生。明明甚至可以与作者认识、交谈啊! 我觉得我好像死过一遍。我逃避痛苦而又怀念从前的痛苦。 她们展示这奇怪的文体未死,仿佛面对面给我一个无形耳光。 (也许我彻头彻尾误解了什么。)…
11 months ago